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38470;?#21015;表 >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_正文 89、Chapter 88主角:你相信我么。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正文 89、Chapter 88主角:你相信我么。

    由于第二重天的那场叛乱,总督不愿再多作停留,直接下令前往第三重天。他们来的路上全是黑暗,离开的时候除了黑暗,还附上了死寂。当看到第三重天那透着微光的天空?#20445;?#26460;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心头上的阴翳消散了不少。第三重天虽然也不亮,但至少不像第二重天那样是透着绝望的黑。

    马车队到达第三重天的王城时已是晚上,因为今天发生的事,众人谁也没?#37027;?#35828;话,被本地的执政官迎进宫殿后?#36879;?#33258;休息了。在临睡前,杜泽还在想修在叛乱结束时说的那一句话,虽然他猜不到,但萌主似乎?#39068;?#21040;通关的方法。修没有解?#20572;?#26460;泽也没多问,蠢萌读者一向对自家主角的智商很有信心,萌主说很快就可以出去,那他们绝对能在五天内走出天族副本。

    第二天,总督坐在主座上一言不发,任谁都能感受到他蓬勃的怒气。第三重天的执政官跪在下方噤若寒蝉,他不仅没能拿出?#36879;?#39640;层的“礼物?#20445;?#26356;是连应当上缴的光明数额都未完成。

    “你们两个——?#32972;?#20046;意料的是,总督并没有对执政官开炮,而是突?#24674;?#31034;修和艾利克:“今天去把缺少的光明征集补上。”在修和艾利克看过来的时候,他轻哼一声:“这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

    “不!”“好。”

    两个截然不同的回答在主殿中回响,艾利克惊讶而不解地看向一口答应的修。修?#22253;?#21033;克愤怒的目光熟视无睹,用一种近乎命令的霸道语气向总督要求道:“把完全征收的许可给我。”

    “可以。”总督答应得非常迅速,似乎察觉到自己过于心?#20445;?#20182;轻咳了下,又补上一句:“你征收的光明元素必须全部上缴。”

    修咧出了笑容,眼睛像是渗?#25628;?#33324;猩红。?#26263;?#28982;。”

    拿到许可后,修带着杜泽?#25214;?#31163;开,却?#35805;?#21033;?#27515;?#20303;了。圣子此时的表情异常生冷,他挡在修的面前,质问道:“你想做什么?”

    修发出一声嗤笑,影子开?#23490;?#26354;、慢慢舒张,直至变成一个庞然大物。银龙将杜泽提到自己背上,张开巨翼俯视底下的艾利克,在他的阴影中,圣?#29992;?#23567;得甚至有些可怜。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艾利克用手臂挡着刮起的强风,?#20154;?#25918;下手?#20445;?#38134;龙已经载着黑发青年?#24674;?#39134;到哪里去了。

    一个村庄的平民被赶了出去,他们在外头聚集在一起,又惊又惧地看着士兵用粉末将他们的家园圈起。三名法师?#24515;?#21650;文,光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填满箱子,与此同?#20445;?#19968;团黑暗如墨汁般浇在了村庄中,将那片区域化为任何生灵都无法生存的死地。

    杜泽默默地注视这一?#23567;?#36825;是他们完全征收的第五个村庄,总督所要求的份量早已达成,但修并没有就此回程,而是领着执政官的手?#24405;?#32493;前进。看到他们手上越来越多的光明元素,杜泽感到费解:即使征收得再多,这些光明元素全部都得上缴,没有为提升资历带来任何?#20040;Α?br />
    萌主究竟想要干什么?

    法师停止?#24515;睿?#22763;兵抬起装满光明的宝箱,开?#35760;?#24448;下一个地方。被留下的平民们呆呆地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家园,一无所有的他们像是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和未来,在原地茫然徘徊了一阵后,不少人跟在了法师和士兵后方。这些人不是第一批,他们很快就和之前那些同样失去家园的人汇聚在一起,队伍渐渐壮大,压抑的情绪也在沉默中渐渐失控。

    当被压迫到极致?#20445;?#21097;下的只有反抗。

    杜泽很快就再一次见到代表堕落的断翼,在第七个村庄被毁去的时候,那些失去家园的平民再也无法忍?#20572;?#32439;纷举起了左手。他们被刻上断翼成为堕落者,或是拿起锄头或是拾取树枝,将带领法师和士兵的修团团包围起来。杜泽站在修?#21592;擼?#20182;稍稍一侧身,就看到身边银发红眸的青年咧开了笑,像是栽培久许终于得到了败坏的果实。

    修开?#21152;?#21809;龙语魔法,一个巨大的灰色魔法阵在昏暗的天空中浮现,笼罩在所有人头上。堕落者见势不妙,试图冲破士兵和法师的防线攻击到修。魔法阵缓慢旋转,由内到外?#26469;?#20142;起了光,第一个冲进防线的堕落者还没来得及高兴,一道灰光打到他身上,整个人瞬间湮灭。

    天空像是下起了灰色的雨,数不清的灰光从大魔法阵中?#31561;鰨?#29031;亮了堕落者愤怒混着惊惧的?#22330;?#27599;一道光都能带走一名堕落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前身是平民的堕落者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他?#21069;?#24471;甚至比第二重天那些活死人还要快。很快的,数百名堕落者就剩下寥寥的几个人在逃窜躲避着灰光,那些?#35828;?#30524;中噙满泪水,他们被压迫了这么?#33579;?#20197;至于所有人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堕落,却无法撼动上层分毫。

    “住手!!!”

    一声怒吼响彻战场,修抬起?#25628;郟?#26395;向终于追上来的艾利克。艾利克跳下跑得快要断气的战马,胸膛?#24674;?#26159;因为愤怒还是运动剧烈起伏。士兵自发地为两位巡检官大人让了路,使修和艾利克直接对上了面。

    艾利?#26494;?#21560;一口气,暂时压下了胸中的愤怒。“给我一个你这么做的理由。”

    魔法阵依旧在空中缓慢旋转,修的表情在灰色的光芒中难以捉摸,他没有回答、或者说是漠视了艾利克。随着最后一个堕落者发出惨叫被灰光吞没,艾利?#35828;?#30524;中充满无法遏制的怒火,他的声音由低到高,将近咆哮:“你为什么要杀害他们!?”

    “你是不是忘了,你还在登塔?”

    相较艾利?#35828;?#28608;动,修的声音是一种近乎残酷的冷静。银发红眸的龙族漫不经心地指了?#24863;?#31354;的?#24674;?#21517;处,笑容在灰光下异常晦涩。“神塔所写的规则……你还不明白么。”

    神塔为登塔者?#24613;?#30340;剧本很简单,每一层都是根据各个种族的特性和天?#24443;?#24314;的。魔族必须残忍,亡灵必须邪恶,人族必须自私,龙族必须贪婪,精灵必须冷漠,兽族必须狂暴,侏儒必须狂热,到了最后的天族,他们付出的是谦虚,因此持有了傲慢。

    艾利?#35828;?#30524;中闪过了一丝困惑,但更大的愤慨很快就取代了那丝困惑。

    “于是你就这样罔顾他?#35828;男?#21629;?仅仅是为了登上神塔?!”

    “和总督‘大人’所说的一样啊。”修嗤笑道:“他们的死活,与我们有什么?#19978;擔俊?br />
    两?#35828;?#38024;锋相对让杜泽恍惚像是看到了《混血?#32602;?#19968;直蠹国害民的主角,还有一?#26412;?#36174;他?#35828;?#23487;?#26657;?#20182;们?#30452;?#31449;在黑暗和光明的彼端,鲜明地诠释了罪恶与正义。

    艾利?#26494;?#28145;看了一眼修,他似乎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竟然去和异端讲道理。圣子转移视线,碧绿的眼睛倒映出杜泽的身影。

    “神使大人,您也是这样认为的么……”

    一旦扯上了杜泽,修就像是被触了逆鳞般没了笑容,神情也变得具有攻击性。艾利克毫不畏惧修危险的目光,牢牢地凝视杜泽,似乎想让黑发青年做出抉择:“您觉得他是正确的吗?”

    杜泽不由自主地瞧向修,发?#20013;?#21516;样在看他。那个人什么也没解?#20572;?#21482;说了一句话:“你相信我么?”

    两个人两个选择,只要是思维正常的人都能判断出艾利?#35828;?#31435;场是正义的,况且杜泽从来都不赞同《混血》里修那种毫无人性的残忍做法。杜泽的目光在修和艾利克之间晃了一圈,他其实根本不用考虑,就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我相信你。”为了将字音咬清楚,杜泽说话一向很慢,这样一来就显得尤其认真和庄重,宛如在?#24515;?#19968;生的誓词。他望向呆住的艾利克,又重复了一遍作为给圣子的回答:“我相信修。”

    ——眼前的艾利克依旧是《混血》里的“艾利克?#20445;?#20294;他身边的修却不再是《混血》里的“修”。这就足够了。

    艾利?#35828;?#30524;中写满了失望与不解,修压抑地轻叹一声,他将杜泽猛地抱起,用力之大像是想将这个让他?#19981;?#21040;极致的人塞入血肉。

    “我们走吧。”

    杜泽连忙抓紧差点滑落的同人志,错失了最好的拒绝时机。被修强硬地搂在臂弯中,?#25345;?#34850;萌抱着同人志僵着一张脸?#24674;?#35813;往哪看好。游弋的视线晃到了后方,杜泽发?#30452;?#25243;下的艾利克没有停在原地,而是默默跟了过来。

    在新抵达的小镇中,即使所有镇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们还是被士兵从小镇中驱逐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家园被黑暗吞没。到了这种地步,杜泽其实有些明白修想做的事了:那个人在逼所有人堕落、逼所有人站在天族对面——他想毁了包含总督在内的天族。只要资历最高的总督一死,修就是下任总督的不二人选。

    结局已经可以预定,过程确是腥风血雨。镇民的鸣泣在黑暗中回荡,杜泽不由得瞥向艾利克,金发碧眼的圣子站在小镇边缘,他的拳头已经握出血,然而在镇民下跪哀求的时候、在士兵将镇民赶出的时候、在法师吟唱咒文的时候,艾利克似乎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一?#26657;?#25152;以一直保持了沉默。

    但艾利克会那么简单地放弃吗——

    阴翳的天地之间突然矗起了一道光,跪在地上的镇民惊愕地抬起了头。一根光羽轻飘飘地落入了被黑暗掩盖的小镇中,它并不耀眼,带着一种明亮而柔和的?#35753;ⅲ?#19981;容置疑地划开黑暗,与之消融。修猛地回头,猩红的血瞳紧紧盯着做出这一切的艾利克。随着羽毛的化开,光明又重新回到了小镇中,所有镇民惊喜交加,他们再次俯首下跪,这一次却是为了感激。

    “谢、?#24653;?#24744;!”镇民们崇敬地仰视着圣子,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红晕。“您真是光明神的化身!”

    艾利克一直抿紧的嘴角终于稍稍松开,露出明朗的笑容。“这是我应该做的。”

    杜泽只觉得心脏像是被钳子纹拧了一下,痛得发麻,他眼前的艾利克沐浴着光明,一头金发?#36824;?#28210;染得格外灿烂与明媚——就像是曾经的那个人一样。即使知道艾利克这样做会阻碍修的计划,但杜泽完全不想否认现在的艾利克,那简直宛如在否定过去那个会为了他人让自己受?#35828;男?#19968;样。

    但是,现在在否认艾利克,同时也在否认过去的修的人,却是修自己。

    “你以为这样做,就能?#20154;?#20204;了?他们就会真正感激你了?”

    修凝视着光明中的艾利克,脸上的笑容比不笑时还要冷上几分。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天真,没想到你竟然愚蠢到这种地步。”

    修的话像是冷风灌入杜泽的?#36335;?#37324;,?#25191;?#30528;他的体温穿透出去。那个?#35828;拿?#21477;话,与其说是在讽刺艾利克,更像是在嘲笑过去的自己。

    ——修,你为什么对所有人都这么好?

    ——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你以为救了他们,他们就会真正感激你了?

    修?#22253;?#21033;克、对过去的自己说,太愚蠢了。

    艾利克与修对视,他站在光明下,就显得修周围的阴影尤其黑暗。

    “你很可怜。”艾利克说:“在你眼里,所有人都是丑恶的。你不相信其他人,只在意自己,这样的你很可怜。”

    充斥胸口的情绪沸腾得将要爆开,杜泽想要告诉艾利克,他所指责的那个人曾经是多么单纯地相信美好,即使被救过的人背叛,被身边的人出卖,那个人依然选择了相信,所以才会?#35828;?#26356;深;这种伤害不断累加,直到濒死的那一刻,那个人再没有选择相信他?#35828;?#20313;地了。

    杜泽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修的大笑打断,那?#35828;男?#22768;十分畅快,眼眉之间洋溢着恣意和狂妄。

    “艾利克。”修第一次当面叫出了艾利?#35828;?#21517;字。“你很快就会知道,真正可怜的人是谁了。”

    “还有一点你错了。”修没有为自己辩驳,仅仅只强调了一点:“有个即使让我不在意自己也会去相信的人。”

    修将杜泽满满地抱在怀中,他吻着杜泽的黑发,眼底一片深沉的眷恋。

    “这样的人我只要这一个,仅此而已。”

    艾利克不由自主地别开?#25628;郟?#22312;移开视线的那一刻却感到了这是一种近乎认输的逃避行为。执政官的手下看两名巡检官似乎说完了话,其中一名法师前来向修请教下一步的指示。

    ?#25353;?#20154;,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前进?”

    由于采集光明元素的法术无法短时间内在同一块区域里连续使用,修瞥了一眼?#35805;?#21033;克救赎的小镇,然后下令向下一个地?#35282;?#36827;。艾利克果不其然地继续跟着他们,并在每一次的完全征收后使用自己的光羽来中和黑暗。杜泽明?#24895;?#21040;修的情绪越来越坏,因为同阵营的?#20498;剩?#33406;利克无法阻止修,相对的,修也无法阻止艾利?#35828;男?#21160;。艾利克这样做不仅让修感到十分碍眼,同时也阻碍了修的计划。由于艾利?#35828;?#25937;赎行为,途经的民众不但不仇视天族,反而对天族——特别是艾利克——充满了感激之情。

    “嗖——”

    走在前方的士兵突然一阵骚动,整支队伍停下来。杜泽闻到?#25628;?#30340;铁锈味,他看见两名士兵抬着法师走了过来,一支箭矢穿透了法师的喉咙,那名法师显然已经气绝身亡。

    ?#25353;?#20154;,不能继续前进了。”幸存的两位法师相互扶持,惨白着脸说:“前面驻扎了一窝悍匪!”

    修此时?#37027;?#27491;不好,他望着远方依山而建的城镇,那里不仅有哨卡,城墙上还有来回?#29468;?#30340;小队,一看就绝非善类。

    “不用驱逐了,直接完全征收。”

    “可是……”法师?#24674;?#20026;何有些难以启齿,“可是”了半天后,像是终于想到一条理由迅速开口:“可是他们会反抗……”

    巨大的灰色魔法阵在天空展开,修盯着法师:“还有问题吗。”

    被那双血眸所注视,法师几乎是屁滚尿流地跑去执行修的命令,士兵避开弓箭手的攻击范围,在边缘处洒下粉末。哨卡中的哨兵还在为天空突然出现的巨大魔法阵而震惊,当他看到对面的士兵开始用粉末将他们的城镇围起,立?#34850;?#21709;了警?#36873;?#26460;泽在这边看到城门呼啦一下打开,从里面冲出一群拿着武器的土匪,然而他们还没跑几步,就被魔法阵的灰光击中,什么也没留下。

    似乎过快的消亡让对面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又有一批悍匪从城门冲出,然后再次被灰光消灭。接下来,无论普通人还是武者,只要跑出城镇就会被天空的魔法阵锁定,降下灰光湮灭。很快的,再没有人敢离开城镇,连大门也在?#22797;?#29306;牲后紧紧关上了。

    粉末布置完毕后,法师们开?#23478;?#21809;咒文,由于死了一名法师,剩下的两名法师举行法术有些吃力。随着光明被收集完毕,黑暗像是倒水一样缓缓倾进城镇。城镇里传来?#22797;?#24778;惧的尖?#26657;?#22823;约是黑暗流进了房屋里。然而没有人再打开城门跑出来,那些土匪似乎宁可选择死在家里也不愿曝尸荒?#21834;?#22478;镇中的动静越来越大,杜泽甚至可以想象里面慌乱的一?#26657;?#38543;着黑暗的注入,那些人在城镇里可以逃窜的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21040;?#20182;?#21069;?#22260;,直至淹灭。

    就在此?#20445;?#20462;突然开了口:?#38712;?#20040;,你不?#20154;?#20204;?”

    艾利克似乎完全没想到修会突然和他说话,一时反应不过来。修指了?#22797;?#26469;惨叫的城镇,似是很认真地建议道:“不?#20154;?#20204;吗?就像是你之前做的那样。”

    因为修的话语,所有?#35828;?#30446;光都集中到了艾利?#26494;?#19978;。杜泽看着艾利?#35828;?#20809;羽,包括之前的那个小镇,他们在路上一共经过了三个聚居地,因此艾利克现在的羽毛数量是三片半。如果艾利克愿意的话,他可以拿出一根光羽驱散对面城镇的黑暗,拯救那?#21644;?#21290;。

    见艾利克没有动,修毫不意外地笑了起来。

    “你不?#20154;?#20204;,是因为那是一群悍匪。”

    明明应该是反问的句式,修却说得像是在陈述结论。修的态度让艾利克感到不快,但他并没有否认修的话语。“他们选择成为了罪人,本应当受到相应的?#22836;!!?br />
    “你一定是从小在光明神殿长大。”修咧嘴而笑。“那些人一定这样教导你:这个世界只有绝对的‘好’与‘坏’。平民是‘好’的,神殿是‘好’的,所以他们全都善良并且应该得到保护;?#27515;?#26159;‘坏’的,异端是‘坏’的,所以他们全部邪恶并且应该接受?#22836;!!?br />
    艾利克想要反驳,却在张嘴的那一刻?#24674;?#36947;该说什么。虽然修形容的有些偏激,但他却找不着任何可以否定的地方。从小被选为圣子的艾利克确实一直生活在光明神殿中,他的启迪之物是光明圣典,导师是德高望重的教?#21097;?#22312;神殿中长大的他认为欺民扰政、打家劫舍的悍匪应该?#24674;撇茫?#38590;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过来。”修突然叫来了一名士兵,指着渐渐沉寂的城镇进行询问:“这些人在这里?#21497;?#22810;久了?”

    “回大人,上一次的总督离开后,他们就将这座城占据了。执政官派了?#22797;?#20853;,但都无法将他们除去。”

    “为什么?他们并不强。”

    “周围的平民都会维护他们。”士兵顿了顿,然后说道:“还有因为叛变。”

    艾利克惊异地看向士兵,似乎根本无法理解对方所诉说的情形。修一脸平静,让士兵继续说了下去。

    “那些悍匪经常与我们敌对,阻碍我们向周围征收光明,甚至会打劫?#39068;?#25910;的光明分给周围的村子。很多人都加入他们了,执政官的儿子也在其中,所以那位大人不忍心下重手,也不敢向各位大人汇报。”

    “欺民扰政、打家劫舍……”修的声音不大也不慢,却一个字一个字重重地敲在了艾利?#35828;男?#19978;。“你说的没错,那确实是一群应该受到?#22836;?#30340;悍匪。”

    艾利克睁大?#25628;?#30555;,长久以来的信念像是坚硬的巨石突然裂开了一道缝,虽然并不大,却一点点如同蛛网蔓延至全体。他在修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从头到尾都被漆上血一般的猩红。

    “你和那位天族没有差别。”那个人说:“这样将他人绝对区分的你,也是何等的傲慢。”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你相信我么。

    读者(秒答):不信。

    作者:为什么?

    读者:他说今天晚上让我在上面谁会信啊!

    主角(微笑):我会让你信的。

    读者:(?Д?≡?д?)!?

    如果您?#19981;?#26412;作?#32602;?#35831;记得点下方的“?#31471;?#19968;票?#20445;?#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22330;啊保?#19979;一?#22330;啊保?#30446;?#23478;场癏ome?#34987;頡癊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32439;?#26032;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3-28 18:2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3-28 16:41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11-03 16:19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7-03 15:27
小生之类的,是黑执事的仪葬屋吗?
 
匿名
发表于 05-08 17:10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1-12 14:11
看过,好棒,有漫画的
 
游客
发表于 08-19 16:51
像人渣反派自?#35748;低?#30340;类型诶,?#19981;?/div>
 
游客
发表于 08-14 13:41
真的特别好看,看了好多遍
 
游客
发表于 07-28 10:45
?#38431;?#21152;入腐生若?#21361;?#26412;群是书?#35766;海?#36164;源可互通,文件可共享,群号662634243
 
游客
发表于 06-25 18:09
我看见了漫画的说~~?#24515;?#26377;银看到呢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3型态走试图一定牛 组六稳赚的投注技巧 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 摇钱树论坛四肖中特 qq欢乐斗地主挂 电子游戏怎么刷反水 大星彩票开奖查询 湖北快三1500期走势图 手机淘宝彩票怎么发起合买 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15选5怎么中奖规则 篮球比分胜分差 全民梭哈下载 3d试机号金码 全网最准的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