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38470;?#21015;表 >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_正文 93、Chapter 92 读者:我要看你成神。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正文 93、Chapter 92 读者:我要看你成神。

    绮丽。

    这是杜泽睁开眼望见那个生灵的那一瞬间,脑中唯一能浮现的词语。

    像是阳光全揉碎了洒在他身上,浅金色的长发带着一种剔透的质感,长长地流泻及地,完美比例的五官像是世上最优秀的雕刻家耗尽所有心血完成的精美神像,没有表情却透着一层居高临下的韵味,最引人注目的要数那一双眼睛,在光芒的渲染下,那?#35828;?#34425;膜呈现出深浅不一的明亮金色,如果说一只是正午时分的纯金阳光,那另一只则是日蚀之时的白金日冕。

    见杜泽醒了,异色眼睛的主人伸出手轻轻触碰黑发青年的脸,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像是在触碰一个马上就会破碎的梦幻泡沫。在那人身后,三对巨大的雪白翅膀铺天盖地地扇开,洁白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羽毛在风中轻颤,美好得让人只能联想到极乐的天堂。

    这是……修?

    ?#35789;?#20174;创世神的话语中推断出修觉醒了天族血脉,但真正面对?#20445;?#26460;泽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实在太过耀眼了,让?#35828;?#26159;看着就会感到自惭形秽,仿佛连注视也是一种对那名天族的亵渎。

    杜泽想要开口叫修,但喉咙?#24187;?#33457;堵住似的出不了声——不,应该说他完全控制不了嘴巴做出发声这一行为,身体像是坏掉了一样无法动弹。虽然?#24674;?#36947;怎么回事,但这大概是复活术的后遗症,起死回生已经很逆天了,如果再带上全恢复效果那根本不?#24515;?#27861;而叫BUG了。

    察觉到杜泽的异样,修的指尖顿了顿,他凝视杜泽,仔仔细?#28014;?#20174;头到尾,仿佛连指甲尖的灰尘都不放过地端详着黑发青年。那?#35828;?#34920;情很正常,眼神很正常,声音很正常,但是这些“正常”相互叠加,却让杜泽突然体会到了一种彻骨的恐惧?#23567;?br />
    “杜泽。”修的手指再次滑动,代表治愈的黄光亮起。“你不会有事。”

    杜泽渐渐睁大眼睛,因为第一眼就被修的新形态夺去了全部注意力,杜泽此时才发?#20013;?#30340;状态并不如他的外表那么“光鲜?#34180;?br />
    在金色之上,被漆上了一层猩红。

    被光芒笼罩的地方渐渐恢复知觉,杜泽感觉被修碰到的皮肤传来粘稠的触?#26657;?#37027;是半凝不凝的鲜血——旧的将要凝固,新流下来的血液为其添上一?#36136;?#28070;。猩红的不仅是血液,还有?#19997;冢词?#34987;衣服的碎片遮去了大半,却仍然可以窥见那狰狞的弧度。

    虽然有规则的庇护,但这并不等于修能够在裁决的攻击下安然无恙——规则只会保证主角不死,并不会保证修不会受伤。杜泽完全不敢想象修是在怎么样一种情况下觉醒天族血脉的,只要大脑稍稍描绘出那场景,就连呼吸也感到疼痛。

    “你会好起来。”

    修单薄的唇抿成一个含蓄的弧度,他的声音缓慢而优美,像是在吟唱赞美诗,渐轻的尾音化开了一丝歇斯底里的惶恐与愤怒。

    “我会让你好起来。”

    不用管了我没事——杜泽想要大?#26657;词?#26377;事他还有零点还原!只要时间一到他就能完全恢复!

    但是现在的他连手指的尖端都控制不了,杜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修像是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19997;?#33324;,一边流血一边为他治愈,红色与金色交加,将那份绮丽化为凄丽。

    ——你不会有事。

    ?#35789;?#25105;有事,你也不会有事。

    修的指尖划过了杜泽的发尾,摩挲着黑发青年后颈最细腻的那处皮肤,深浅不一的眼眸同时闪过一片晦暗。

    视若生命的宝物被打碎,?#35789;?#20462;复得没有丝毫痕迹,但“被破坏”已成为既有的事实。

    “不会有下次。”修轻声呢喃:“我保证。”

    杜泽立即明白了修的意?#36857;?#20174;今以后,修再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那个人可以维持这个承诺,不仅是因为他觉醒了所有血脉拥有了?#30475;?#21147;量,更是因为他马上就能获取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权利。

    神塔即立,登顶者封神,初?#20102;?#39030;者为——至高神。

    ?#35789;?#26159;用尽全力想要保持?#20154;?#21628;吸,杜泽还是立刻感觉到了缺氧的眩晕。得知一切真相后,杜泽对修成为至高神这件事十分忌惮,他必须阻止任何人成为至高神,因为这意味着创世神的死亡。

    创世神说,只要我一死,你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或许是因为修的治疗,?#21482;?#35768;是过于强烈的情感驱动,杜泽竟然能够伸出手抓住修的手腕,他半撑起身体,?#35789;?#22768;音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深处挤出来似的,但他已经可以说话了。

    “修——”

    杜泽刚喊出修的名字,一道黄色光柱从他们头顶上方垂直照下,杜泽只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场景?#39059;?#25442;成了神塔的圆形大厅。刚刚的光柱毫无疑问是?#30475;?#36890;关后都会出现的“出口?#20445;?#20294;没有哪次像这样恰到好处地投射到人物所在的?#24674;茫?#20146;?#23567;?#22320;将他们直接传送回圆形大厅。

    ——规则也急了。

    杜泽的脑中一瞬间闪过这个念头,他还没来得?#25353;?#37327;空旷的圆形大厅和集全的石像,就见那道作为神塔每一层的入口的光门消散了光芒,呈现出一个?#35828;?#36523;影。

    杜泽闭上眼睛又睁开,无论他怎么想要逃避现实,印在视网膜中的仍是他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那个人。

    黑发,黑眼,戴着眼镜和助听器,与他如出一辙的创世神。

    修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的创世神,映在异色双眸中的是一名金发金眸的六翼天族,给他以一种微妙的熟悉?#23567;?#24403;两?#35828;?#30446;光对上的那一刻,整个空间似乎产生了动荡。

    嗡——

    修回神之际,四周已变了天地——颠倒的天空,冰晶的地面,如果再添上一个直耸入云的巨大光柱,简?#26412;?#20687;是曾经的失?#28210;?#22320;了。大片大片的云从远方的蓝天卷席而来,又呼啸而过,落下的阴影在修身上暗了明,明了又暗。修坐在冰晶地面上,第一?#20174;?#26159;低头去看杜泽,然而他身边已没了黑发青年的身影。

    这就像是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修已经紧绷到极致的精神“?#23613;?#22320;一下断裂。

    红色的血契兽应召而生,它受令去追寻杜泽,却?#24674;?#20026;?#25105;恢?#22312;原地徘徊,满是符文的脸对上已经失控的主人。见状,修望向同样被传送到这里的六翼天族,压抑地问:“杜泽呢?#20426;?br />
    对方的回应是一道光束,擦过修的脸颊深深划出了一道口?#21360;?#21019;世神冰冷地注?#26377;蓿?#27627;不掩饰他对修的杀意。得知世界的真相后,创世神的心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不在意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但他在意为什么他是“反派”而这个人是“主角?#20445;?#26377;差距就会产生?#21592;齲?#26377;?#21592;染?#20250;产生不平衡,如果说之前是为求生,现在创世神想杀死修,更添上了一份扭曲的嫉妒和愤恨。

    ?#35789;貢还?#21017;?#25165;?#22909;了结局,他也不会按它所愿那样演出。创世神瞥了一眼周边八大种族的石像,规则已经写下,那他偏要在这规则之下杀死那人!

    咚——

    一丝脉动无形地扩散,像是心跳震动了空气。修侧头看去,在他的注视下,天族石像开始分崩离析,落下的碎片化为数不清的光团。那些浅黄色的光团游离在修和创世神之间,微微晃动似乎有些彷徨。修还没弄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就见创世神抬起手,黄色光团像是找到了组织,快速地聚集到创世神身边,然后化形为如同个模具刻出来的“标准”天族。

    前所未有的危险感如细针刺在皮肤上,修一言不发地望向由创世神率领的天族军团,每一个天族?#21152;?#26377;将近主神的力量,他面对那群天族,就像是面对无数个光明神。

    这简直可怕得令人绝望。

    天族拍打翅膀,一个接一个地向修发动攻击。修从地上起身,雪白的羽翼扇开,身上的?#19997;?#20197;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35789;?#38754;对如?#19997;?#24597;的敌手,修依旧是一种混杂了疯狂的冷静,微微由上而下的视线造就一种盛气凌?#35828;?#24577;度。

    在第一个天族靠近之?#20445;?#20462;已大?#38470;?#36523;上的?#19997;?#22788;理了一遍,然后毫不犹豫地转换了形态。天族的优势在于祝福和治愈,攻击手段乏善可陈。异色的眼眸垂下,再睁开时已转化为剔透的琥珀色,侏儒举起了小小的手,巨大的八星机械傀儡缓慢而不容置疑地起身。虽然其他人不见了,但卡巴拉和老?#24049;?#20004;个机械傀儡并没有消失,它们因为裁决的攻击受到?#30636;?#21516;程度的损伤:老?#24049;?#23436;全丧失活动机能,卡巴拉一些部件被摧毁,但这并不妨碍它继续战斗。

    修看着自己的手,刚刚的形态切换十分顺畅,没有丝毫生涩之?#26657;?#20197;往汹涌的疲倦更是连?#30333;?#37117;没?#23567;?#20462;笑了起来,小小的酒窝点缀在白嫩的脸蛋上,看起来异常可爱,同时也?#27973;?#21361;险。

    没?#27899;?#36951;症了……

    “轰轰轰——”

    ?#35789;?#26159;无人能敌的卡巴拉,同时遭受成千上万个“光明神”攻击时也变?#20885;?#23692;可危。大块大块的零件被削落,齿轮和铁板落了一地,当天族拆掉卡巴拉后,却发现被机械傀儡护起的侏儒不见了踪影。

    察觉到空间的波动,后方的创世神一扇翅膀猛地倒退,堪堪避过了突袭。银发红眸的龙族破开空间,手中的龙qiang擦过创世神的羽翼,带起一片鲜血和白羽。虽然出其不意地刺中了创世神,但还没来?#32654;?#22823;战果就被对方逃开了。

    修的耳鳍微张,咧开了笑容:“真会逃。”

    在“会”字连接到“逃”字的那一刻,红发兽族的利爪已经抓上了创世神的肩膀。创世神眼睛中倒映出修的?#30333;櫻?#23545;方晃着狮耳,野性的?#25104;下?#28385;的是捉住猎物时的嗜血笑容。

    太快了,论近战的?#20174;?#21644;速度,没有哪个种族能比得过兽族。然而?#35789;?#34987;捉住,创世神的表情也没多大变化,之前被卡巴拉引走的天族已经陆陆续续地赶了回来。最近的两名天族举起光剑,一名砍向修的手臂,另外一名砍向修的?#28304;?#38754;对下落的剑光,修眼睛眨都不眨,他像是没有看见即将斩断他手臂和?#28304;?#30340;光剑,爪子不容置疑地刺进创世神的胸膛,抓住了那跳动的?#33041;唷?br />
    “?#38738;浴!?br />
    那是剑刺入血肉、砍断骨头时发出的轻响,同时也是?#33041;?#19982;血管分离的断裂声。

    鲜红的血洒了一地,?#20223;?#21644;手臂掉落在地上,很快就变成死气挥发干?#24359;?#21019;世神将分离得只剩一根血管相连的?#33041;?#22622;回去,?#25104;?#38452;沉地看着对面那名巫妖,修回以同样阴郁的目光,两人在这一刻所想的完全一致。

    ——就差一点,就可以杀死他了。

    遗憾只是一瞬,创世神扇开翅膀高高飞起,此时天族已经尽悉返回,将修包围得没有一丝余地。创世神俯视包围圈中的修,?#35789;?#23545;方现在是不死的巫妖,但创世神知道一个方法——只要不停地摧毁巫妖的身体,他就能借此搜寻找巫妖的生命之匣,并将其破坏。

    最里面的天族举起了光剑,中间的天族吟唱祝福,外围的天族布下?#20048;?#20462;使用空间魔法转移的禁锢。这根本不是个?#35828;?#23545;决,而是以个人之力对上一个种族。天族的剑斩下了修的?#28304;?#20462;的四肢、修的身躯,?#35789;?#33021;够不死,但任人宰割的滋味也不好受。

    修扬起?#30636;园?#20426;美的脸,瞳孔深处的混火猛地暴涨,跳跃的光一瞬间化为电火花绽放开来。

    ?#30333;膛尽?br />
    天族将要下挥的光剑被银红的长?#37117;?#20303;,他看着眼前被电弧簇拥的紫眸魔族,一直木讷的?#25345;?#20110;产生了许些波动。

    “不要太过分了。”那只魔弯起了唇。

    ?#19981;?#30340;金色雷电猛地扩散,它?#27973;?#32454;,与其说是一道雷?#32494;?#22914;说一丝电弧来得恰?#34180;?#23601;是这样一缕细如发丝的金色雷电,却将每一个与它接触到的天族化为?#22266;俊?#37329;色雷电扩散至十?#29366;?#21270;为紫色,虽然体积猛地暴涨,但威力却小了很多。周围的天族非死即伤,修站在被清出的空地中央,?#25104;?#19968;白,一缕鲜血从嘴角流下。?#35789;?#29616;在可以?#26434;?#20999;换形态,但?#31449;?#37266;所有血脉就这样高强度地连续转换形态战斗,身体的负担极大,接下来的战斗不能像之前那么恣意地形态转换了。

    战场上一时间有些安静,看到魔族,所有天族的?#25104;?#37117;变了,呆滞的目光带上了仇恨。千钧一发之际,一声熟悉的“咚”响彻战场,修扭头看向声源地,不远处的魔族石像突然像天族石像一样崩?#30505;?#33853;下的碎片化为紫色光团。相较黄色光团的彷徨,紫色光团的目标?#27973;?#26126;确,它们聚集在修周围,然后转形成数不清的魔族。

    没有任何语言,魔族和天族撞到了一起,整个空间瞬间化为天族与魔族的战场。修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35789;?#20173;有天族攻击他,但那点攻击对修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他能感觉到与魔族之间的特殊联?#25285;?#34429;然不能直?#29992;?#20196;那?#32791;?#26063;,但他们将会共同作战,因为他们流着同样的血液。

    每一刻?#21152;?#22825;族或魔族死亡,在天魔战争中,擅长治愈的天族原本就不是擅长破坏的魔族的对手,再加上之前的战斗已经损失了一部分人手,天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魔族?#40092;?#28040;灭。创世神?#25112;?#20915;掉一个攻击他的魔族,就看到修站在了他对面。

    “告诉我杜泽在哪里。”修甩了甩焚欲上的血,低沉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嘲谑。“我让你死得?#32431;?#28857;,嗯?#20426;?br />
    创世神冷冷地瞥了一眼修,没有说话。

    修紫色的魔眸瞬间眯起,他面前的六翼天族突然变成了一名银发?#28155;?#30340;精灵——简?#26412;?#26159;他精灵形态的翻版。与此同?#20445;?#30707;像破碎的脉动声再一次响起,无数绿色光团从精灵石像溢出,聚集在创世神脚下。一个个持着弓箭的美丽精灵从绿光中诞生,他们加入了天族和魔族的战争,拉开弓弦直指魔族。

    下方打得正热闹,上方也鏖战正酣。修一刀斩断创世神射过来的箭?#31119;?#34989;去的雷电被对方用植物魔法引走,修扇动蝠翼想要冲向创世神,却被对方的箭阵压制,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缩短距离。

    在修摸到创世神身边之前,下方的战争已有了结果,死尸几乎将冰晶地面全覆盖了,被天族和精灵族联手攻击的魔族无一生还,但天族和精灵族也付出?#30636;?#30171;的代价:天族仅有个位数存活,后加入的精灵族要好一些,至少还残留了一半的人数。剩下的精灵举起长弓,对准了空中唯一存活的魔族。

    修一甩焚欲,雷电将密密麻麻的箭雨?#36861;?#20987;落,就这么一个停顿,创世神抓住时机再次拉开了距离。修望了望远方的创世神,?#21046;?#20102;瞥下方的精灵族,唇角的笑容渐渐消逝。

    “碍事。”

    低沉的声线行至尾处已是沙?#30130;?#24043;妖举起了死神镰刀,在修的召唤下,已经倒下的生灵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形态再一次爬起。亡灵石像的破碎声清晰地传入所有人耳中,那些溢出的灰色光团并没有直接转化为亡灵,而是各自附在满地的尸体上,加速了亡者的“复活?#34180;?br />
    生前无论是魔族、天族还是精灵族,在成为亡灵后都抛开了旧怨,一同攻向惊慌失措的精灵族。先不说亡灵族的实力究竟如何,光数量就是精灵族的两倍有余,并且这数量随着精灵族的死亡而不断增加——不死则已,死了后还会为对方增加战斗力,亡灵族简直是所有生灵的噩梦。

    ——真是这样吗?

    一只正在吸□□灵的吸血鬼被阴影笼罩,它刚抬起头,就被巨大的金属拳头砸成粉末。

    ?#26263;巍?#24050;消灭敌人X1;编号XH12172继续执行清理任务。”

    修一言不发地盯着对面的创世神,侏儒的石像在那?#35828;?#36523;后裂成碎片。

    “是我……”巫妖沙哑地道:“你用了我的形态。”

    如果说精灵的外貌是巧合,此时站在他眼前的亚麻色头发侏儒已经诠释了一?#23567;?#26368;初的天族毫不意外也是?#25104;?#20182;的模样。

    面对修的质问,创世神?#24674;?#21487;否,他由始至终都没有对修说过一句话。修不在意对手的沉默,想要杀死创世神的?#37027;?#26356;为强烈了——他不?#19981;?#26377;人顶着和他一样的形象,因为这极有可能会引起杜泽的关注和在意。

    对于现在的修而言,只要一丝不快就会引发黑?#30331;?#32490;的决堤。

    周围的亡灵快要被机械傀儡消灭殆尽,修的目光落在剩余的石像上,经过四轮战斗,他已经大概明白游戏规则了。这是一场种族的变更与?#24822;媯?#35268;律很简单——它在重现混沌大陆的历史。

    第一纪元天魔战争,第二纪元精灵结盟,第三纪元亡灵复?#30504;?#31532;四纪元侏儒帝国。

    不同的形态——或者说种族血脉就是一把开启纪元的?#30733;祝?#21487;以说除了修没人能通过这最后的关卡。只要遵从规律率先切换形态,就能在接下来的战斗取得优势——石像化形的种族将会成最?#30475;?#30340;助力。

    消灭了亡灵族的机械傀儡围了上来,小小的侏儒趴在机械傀儡的肩上,让人在笑意涌上来之前先感到恐惧——这群小家伙制造的机械刚刚可是消灭了前三个种族形成的亡灵族。在他们逼近之前,修转换了形态,第五纪元的主宰是龙族,因此出现在所有侏儒面前的是一名银发红眸的年轻龙族。

    机械傀儡举起了巨大的拳头,狠狠砸向修。拳风吹散了那名龙族的身影,修瞬间移动到龙族石像旁,看着无动于衷的龙族石像,眼中闪过一丝困惑,随即变成了然。

    如果说它所遵循的是历史,那么在混沌大陆的历史上,侏儒族并不是被其他种族颠覆的,他们灭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来?#26434;?#33258;身。那么……

    修闭上?#25628;郟?#26080;尽的黑暗中,蓝色的火焰熄灭,另一枚火炬燃起了橙色的火光。

    当修变成为侏儒的那一刻,在场的机械傀儡都是一顿,它们肩膀上的侏儒如烟般被风吹散,整个空间就只剩下两个一模一样的侏儒在相互对视,衬着沉寂的机械傀儡显得格外?#24405;拧?br />
    咚——

    龙族石像的脉动打破了死寂,修比创世神更快地转化为龙族,于是他的身边很快就聚集起一?#27627;?#26063;:金属龙、颜色龙、宝石龙……巨龙们张开五颜六色的巨翼,带起的风几乎要将“渺小”的创世神吹飞。

    “你已经输了。”修对创世神咧嘴而笑。

    创世神?#24674;?#21487;否,他在下一刻变成兽族,蜂拥而至的红色光团化为兽族与龙族形成对峙之势。

    虽然龙族要比兽族?#30475;?#24471;多,但数量只有兽族的十?#31181;?#19968;不到。蚁多咬死象,龙族的下场已经注定。修毫不在意龙族的?#35009;穡?#23545;于他而言,只要争取到龙族就意味着胜利,因为和创世神一?#24822;媯?#20861;族之后的人族、也就是最后一个石像将成为他的战力。

    龙族衰退,兽族振兴;人族崛起,兽族消亡。

    当金发蓝眼的修率领一众人族将创世神包围?#20445;?#21019;世神也体会到与最初的修一样孤军奋战的滋味。兽族全军覆没,八大种族的石像已经悉尽碎?#30505;?#21019;世神放下利爪,他像是没有再能借助的种族,只好再次变成与修毫无二般的人族模样。这样做的结果是让创世神免于死在其他人族的手上,?#35789;?#21482;是外壳一样,但是任谁都不愿看到?#30333;?#24049;”死在其他人手里。

    修走到创世神面前,对方很明显没有要和他?#24822;?#30340;意愿,修也没有废话,提剑向创世神的喉咙劈去。

    或许是知道?#32431;?#20063;无效,创世神放弃抵抗般地一动不动。在长剑将要?#25104;?#21019;世神的那一刻,修没有?#20174;?#22320;感觉到了危?#30504;?#20182;的手腕一抖,硬生生将长剑扭转斜劈至创世神的肩膀。

    “嘀嗒。”

    大量的鲜血流了出来,滴在冰晶地面上。修看了一眼创世神肩上的?#19997;冢?#28982;后瞥向自己的左肩,在相同的?#24674;?#19978;,出现了和对方完全一致的?#19997;凇?br />
    这是……?

    修在创世神的手臂上?#21482;?#20986;了一道口子,马上就看到自己手臂像是被无形的剑划出同样的?#19997;凇?br />
    ——无论他对创世神造成什么样的攻击,都会原封不动地返回到他身上。

    这看起来像是对创世神的保护,然而创世神的?#25104;?#21364;?#20154;阑一?#35201;难看。他千辛万苦才制造出这个局面,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却马上要在规则的?#25159;?#19979;功亏一篑——只有他知道这不是对他的保护,而是规则对那个?#35828;?#25552;醒。那个人并不笨,很快就能发现被他刻意搅乱的事实。

    修陷入了?#20102;迹?#29616;在变成了一种僵局,他不能对创世神出手,杀死创世神,等于杀死自己。

    ……杀死自己?

    一个念头快速闪过修的大脑,修看着与他如出一辙的创世神,缓缓露出了微笑。

    “原来如此……”

    这里重现的由始至终都是混沌大陆的纪元——无论是过去的纪元,还是未来的纪元。

    “你代表着我,而我代表着人族。”

    修将剑塞入创世神的手中,创世神想要挣扎,却被其他人族制住,只能被修强迫着?#25112;!?br />
    “人族的纪元将会结束,接下来……”修抓着创世神的手,将剑刺入自己的?#33041;唷!?#26159;‘我’的纪元。”

    ?#23613;?br />
    清脆的破碎声响起,周围的场景如同铁?#30422;没?#30340;玻璃般一块块落下。修怔了一瞬,发现他与创世神像是突然切换身体和?#24674;茫?#27492;时他正握着剑刺穿了对方的?#33041;唷?br />
    ——人族之后,你将成为?#24405;?#20803;的主?#20303;?br />
    冥冥中似乎有?#25345;?#23384;在?#23396;读?#24515;满意足的叹息。

    创世神的目光从被穿透的左胸移向修,按照规则的剧本,龙族应该是他要扮演的,最后才能形成修对上第七纪元人族的局面,然后修会打败人族结束最后这场战斗。然而创世神没有按照规则的剧本演出,他取代了“修”的?#24674;茫?#32780;修则代表了人族,如果“人族”杀死了“修?#20445;?#37027;就意味着修无法成为?#24405;?#20803;的主宰者。

    规则不会?#24066;?#36825;种情况发生,于是它也修改了设定,几乎将答案摆在了修的面前。

    看着这样?#36824;?#21017;宠爱的修,创世神眼中闪过愤恨,闪过无?#21361;?#38378;过嫉妒,闪过悲哀,最?#31896;?#28096;成深不见底的绝望和恶意。

    就算这个人能够成为至高神又怎么样,他不会幸福——

    修看到对面的那个人张开了嘴,像是在?#25345;?#26702;梏下无声而困难地挤出了断断续续的字词:

    你、会、后悔。

    ——后悔杀死了我。

    创世神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你、将会、失去……

    在修看清创世神的尾?#28210;?#21069;,整个空间像是熄?#35828;?#33324;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当创世神出现的那一刻,杜泽就意识到?#30636;幻睿?#20182;?#27973;?#28165;楚,现在的创世神根本就是?#36824;?#21017;当成通关礼物发放给修。

    修看向创世神,杜泽刚想对修说话,就看见他身边的天族突然变成了人族,而对面的创世神则如同被摔碎的水晶雕像一样变成了碎片。杜泽?#24674;?#36947;发生了?#35009;词拢?#20294;难以言述的恐惧袭扼住了他的呼吸——在刚刚那一刻,他抓着修的手突然抓了个空,就像是?#32972;?#31163;开龙族副本时的那样,他的手穿过了修的手,透明得近乎虚影。

    消失。

    他会消失。

    汹涌的?#24597;?#21644;惊怖接踵而至,?#35789;?#36523;体很快又恢复正常,但杜泽也清晰地感觉到一把达摩?#27515;?#26031;之剑正悬在他的上方。他望向创世神消失的地方,那里只残留一簇透明“火焰?#34180;词?#30475;不真?#26657;?#20063;能通过扭曲的背景感受到有一个无色的物体正如火焰一般?#24524;眨?#25955;放着无尽的?#30475;?#33021;量。

    那是创世神的神格,此时正悬浮在神座上,一丝丝膨胀。明眼人都能看出,如果不快点将它收纳,当那恐怖的力量膨胀到一定程度,便会猛地炸开将一切毁灭。

    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杜泽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住不流了,?#33041;?#20223;佛被钳子钳住纹拧——无论修是否接受神格成为至高神,都无法改变即将他消失的结果。

    修回头就看到杜泽过于?#22253;?#30340;?#25104;?#20182;皱起了眉头,伸手穿过了杜泽的腰肢,将黑发青年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不用担心。”金发蓝眼的英俊青年微笑道,声音温柔仿若在讲述一个即将完结的美好童话:“马上就会结束。”

    结束……

    要结束了吗?

    杜泽靠在修的胸口上,对方传来的温度和沉稳的心跳声让他渐渐回神。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果决,杜泽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奋不顾身地想要做成某件事——他想和修在一起,如果接下来的消失无法改变,那就想办法再回来。

    创世神能将他从?#24052;?#38754;?#38381;?#21796;进来,成为至高神的修应该也能做到,他们之间唯一的差距就是对世界真相的了解。创世神是因为是初始神才发现了世界真相,修没有这个优势,但他可?#36234;?#30495;相直接告诉修。

    杜泽抓紧了修的衣袖,他想要将世界的真相告诉修,但开口?#20445;?#21364;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像麦克风的开关突然被人关掉了一样。杜泽?#27973;?#29087;悉这种被无形力量阻止的情况,过去他?#24674;?#36947;是为什么,现在他知道这一切出自规则的手笔。

    规则不让他说出真相,是因为这涉及到了世界的运行机制,近似于一种防护本能。

    但是……

    创世神告诉他:你是“上面”的人,可以不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

    无法出声、不能说话,这都是错觉,规则在色厉内荏地制造假象。以前的杜泽被这个假象欺骗了,所以浅尝辄止,现在的杜泽正要打破这种感官上的错觉,将规则破除。

    “……、……我……”

    微带点奇异的?#22351;?#30340;声音从杜泽的唇间溢出,当他卯足了劲发声,那无形的力量只与他僵持了一段时间,便败下阵来。杜泽只觉得喉咙一松,说话再没了限制。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听到杜泽的话,修的神情产生了某些变化,杜泽正打算解?#20572;?#21364;听到修困惑地问:“刚刚……你说了什么?我听不懂那种语言。”

    杜泽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凉彻心肺。原以为打破规则就可?#36234;?#19968;切真相告诉修,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他忘了这个世界的人和他使用的不是同一种语言,规则不能阻止他说话,但可以取消这个世界的人与他之间的“翻译?#34180;?#20182;能看懂、听懂、读懂这个世界的所有文字和语言,但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必须凭借其他力?#21051;?#25026;他的话。

    那个无形的存在再次地告诉杜泽:你是读者,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

    现在该是你从这个世界离开的时候了。

    修的瞳孔一阵紧缩,指尖划过杜泽的眼角。

    “……为?#35009;纯?#20102;?#20426;?br />
    他哭了吗?

    杜泽伸手想要去摸,却碰上了修的手,然后就这样直接将手覆在修的手?#25104;稀?br />
    “修……”

    “嗯?#20426;?#20462;回应道。

    只要不涉及真相,规则便不会阻碍他。杜泽将脸靠在修的手掌中,垂下的眼眉勾勒出一道痛楚的弧度。

    “……我很?#19981;?#19968;个故事。”杜泽轻声道:“很?#19981;?#24456;?#19981;叮不?#24471;想要那个故事成为事实。但是有人告诉我别傻了,故事只能是故事,是虚幻的,怎?#32431;?#33021;成为我的现实。”

    杜泽看向他最?#19981;?#30340;那个人,声音平缓,尾音颤抖。

    “你能理解吗?#20426;?br />
    修安静地听着,他没有直接回答杜泽的提问,而是勾了勾手?#28014;?br />
    “我也有?#19981;?#30340;故事。”修微笑地说,一串风元素在空中书写出一行文字。“如果是这个故事,我会让它成为事实。”

    ——杜泽和修永远在一起。

    那行淡青色的字并不耀眼,却让杜泽难以承受地闭上?#25628;?#30555;,嘴唇由于?#33041;?#30340;?#20223;味?#25279;紧成一条直线。

    杜泽,不要离开我。

    好。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你要看着我。

    我一直在注视你。

    杜泽,我?#19981;?#20320;。

    ……

    我也?#19981;?#20320;。

    无色的神格渐渐膨胀到极致,杜泽挣脱修的怀抱,催促着修起身。?#30333;?#21543;。”

    修站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杜泽。

    “杜泽,你刚刚为?#35009;纯?#20102;。”

    杜泽却避开了修的目光,他望向空旷的圆形大厅,一眼就看见?#35828;?#22312;地上的其他人——无论是莫尔还是雷切尔,在裁决的攻击下,所有人都没了声息。

    “……想到老?#24049;病?#33406;莉儿他们都不在了。”

    那说不上是假话,但显然更像是一个借口,然而修还是接受了杜泽的解?#20572;?#36825;是修只对杜泽专有的体贴。

    “等拿到神格后。”修拉起杜泽的手,向?#30333;?#21435;。“我就能?#20154;?#20204;了。”

    “太好了。”

    ——太好了,?#35789;?#20182;无法回来,还是会有人能陪伴在这个?#35828;?#36523;边。

    杜泽垂下眼,然后挣脱了修的牵手。

    修停?#38470;?#27493;回头,看到杜泽站在他身后对他说:“你先走。”

    “……?#20426;?br />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黑发青年微微眨了眨眼,神情里洋溢着对过去的缅?#24120;骸?#22312;我们第一次见面时。”

    杜泽伸手按在自己的耳机上,用着与记忆同样的语调和表情认真地道:“我要看你、成神。”

    【你的目的?#20426;?br />
    在遥远的过去,巫妖质问着向他表达好意的黑发青年,而黑发青年的回答只能用?#25343;?#26469;形容。

    【我要看你、成神。】

    ?#27973;;拿?#21364;成为了毫无疑问的现实。

    想起?#32972;?#30340;那个画面,修弯起?#25628;郟?#28201;柔地笑起来,眼中满满的全是宠溺。

    “好。”

    金发蓝眼的青年迈开脚?#21073;?#20687;他一直以来的那样,?#35789;?#36973;受再多磨?#30505;?#20063;依旧步伐坚定地向?#30333;?#21435;。杜泽在后方一直目送着修走上神座,眼睛一眨不眨,近乎贪婪地注视着那人走向辉煌的身影。

    ——且看少年修如何觉醒血脉,快意恩仇,最终踏上征战神座之路。

    ?#33041;?#22312;胸腔中空荡荡地跳跃着,杜泽按着被撞得生痛的胸口,嘴角勾勒出笑容,眼泪却落了下来。

    再见了,修,再见。

    修的手?#22797;?#30896;到了无色的神格,一霎间,并不明亮的光在圆形大厅绽放,最终像是被吸收了般渐渐收拢到了修身体里。光华在修的眼底流转,无法形容他此时所拥有的力量,如果修希望的话,他甚?#20102;?#26102;可?#28304;?#27585;世界。无上的力?#30475;?#26469;了至高的权利,在强者至尊的混沌大陆中,没有生灵能忤逆修的主?#20303;?#20462;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最重要的是,他能和杜泽一直在一起了。

    叮铃——

    一声轻响从身后传来,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神回过头来。

    “……杜泽?#20426;?br />
    他的背后,虚无一片,唯有一枚?#28210;?#38745;静躺在那里。

    如果您?#19981;?#26412;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24052;端?#19968;?#34180;保?#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22330;啊保?#19979;一?#22330;啊保?#30446;?#23478;场癏ome?#34987;頡癊nd?#34180;?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最新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3-28 18:2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26696;?#22899;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3-28 16:41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26696;?#22899;久久”
 
匿名
发表于 11-03 16:19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26696;?#22899;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7-03 15:27
小生之类的,是黑?#35789;?#30340;仪葬屋吗?
 
匿名
发表于 05-08 17:10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26696;?#22899;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1-12 14:11
看过,好棒,有漫画的
 
游客
发表于 08-19 16:51
像人渣反派自?#35748;低?#30340;类型诶,?#19981;?/div>
 
游客
发表于 08-14 13:41
真的特别好看,看了好多遍
 
游客
发表于 07-28 10:45
欢迎加入腐生若梦,本群是书友群,资源可互通,文件可共享,群号662634243
 
游客
发表于 06-25 18:09
我看见了漫画的说~~有木有银看到呢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3d预测澳客网 二分彩免费计划 期忠诚平特一肖 快乐双彩 平特心水报 买五分彩的正规平台 中国排球比分网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 广东快乐10分研究 彩票 福建22选走势图 pc蛋蛋10x1算法 香港赛马会彩图资料库 河北快3开奖号码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