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問案錄章節列表 > 問案錄_第一卷 這就是開始——重訪十年前的村落 第十一章

問案錄 第一卷 這就是開始——重訪十年前的村落 第十一章

    話說另一邊,一行人快馬趕到山灤縣縣衙,一個身著圓領緞錦袍的人早已率人等候在縣衙門前,見到嚴雯立刻笑瞇瞇的迎上前來:“屬下一接到李大人的消息說刑獄司的嚴三小姐大駕光臨,就馬上帶人前來迎接您了。三小姐旅途勞頓,要不要先歇息一段時間再來跟下官敘話?”

    馬背上的安明畫暗暗探頭觀察了一下那人,看他的打扮十有八九就是她們要找的良雄大人,那一臉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讓人看了著實心生反感。

    “不必了,”嚴雯并不買他的賬,只冷笑一聲,“良大人要不要先解釋一下纖戶們的事情?治下平白無故的這許多人罹難,您打算怎么向朝廷交代?”

    良雄連連嘆氣:“唉,說起此事下官也頭痛得很。天降無妄之災,咱們也沒辦法啊。”

    “天降之災?良大人莫不是以為這一句話就能把整件事搪塞過去了?”

    “聽三小姐這話,難道認為此事是下官授意的?”良雄嘴里這般說著,卻也不惱,臉上一直保持著畢恭畢敬的謙卑模樣,“三小姐若是不滿意,盡可留在這里把整件事查個水落石出,良某絕不為難阻攔。”

    “這是自然。那就煩勞良大人把那些罹難百姓的名冊整理出來,我要親自過目。”嚴雯說著,拉著安明畫進了縣衙后堂。

    “下官遵命,”良雄向身邊的衙差一揮手,“來人,給三小姐帶路。”

    ——

    直到進了后堂花廳的客房中,見嚴雯揮退一干下人,安明畫才開口:“雯雯,你覺得那個良大人怎么樣?”

    “來者不善,”嚴雯的視線掃過窗邊,雖然已經確認沒人在外偷聽,可還是刻意壓低了聲音,“他似乎早就預料到我會出現,言行舉止無一處破綻,這反而更人生疑,讓我產生一種咱們已經掉進了某種陷阱的感覺。”

    “十年前的案件再次上演嗎……”安明畫蹙眉思索著,卻沒什么頭緒,“雯雯,你還記不記得十年前這次案件的全貌?如果能想起來什么,說不定會有幫助。”

    嚴雯搖搖頭,坐在太師椅上嘆了口氣:“怎么可能?關于水難我也只是曾經聽父親提到過一次,根本就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就連刑獄司的文書記載對這件事也權是一筆帶過罷了。”

    “怎么會?當年這么嚴重的大事,刑獄司都沒有記載?”

    “我也不想啊,可能查到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別說物證,就連人證都沒留下幾個。”

    嚴雯少見的有些沮喪。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良雄的聲音:“三小姐,下官冒昧了。”

    “良大人?”嚴雯立刻收拾好情緒去開門,果然見良雄就站在門外,“可是名冊整理好了?”

    “三小姐的吩咐,屬下哪敢耽誤。”良雄諂媚的雙手奉上手里的名冊,“請三小姐過目。”

    安明畫見狀調笑道:“良大人的動作還真是神速。”

    良雄聞言有一瞬的慌亂,卻很快的恢復常態:“安姑娘說笑了,分內之事而已。”

    嚴雯翻動了一下手中的名冊,隨口問了一句:“除山灤縣境內的百姓,此次是否有其他區縣的村民受難?”

    “是,回三小姐的話,此次嚴重受災的地區主要是山灤治下的小溝村和鏡湖對岸的清河縣。三小姐有所不知,這一帶的村鎮幾乎都是以河纖為生,此次灤渠大水,沿途的鎮甸幾乎無一幸免,說起來也是人間慘劇了。”

    “那些百姓的尸首現在在哪里?”

    “尚能分辨面目的已經通知親眷領認了,有些被河里的石頭泥沙劃了臉的實在聯系不到他們的家人,就葬在山上的亂葬崗中。”良雄說著,伸手指了一下上山的方向,“三小姐若是有興趣,屬下愿意與您同去。”

    嚴雯掩去眸中的傷痛:“也罷,就讓他們安息吧。此次但凡罹難的纖戶,衙門務必把補償款發放到位,不可拖延懈怠,記得照看好他們的家人。”

    “是,屬下這就去辦。”

    等良雄走遠,嚴雯才合上門,低聲道:“明畫,我總覺得這里的一切都太過詭異了。無論是李祺或是良雄都絕非可信之人,在等到陸疏和方臨的聯絡之前,我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出真相。”

    安明畫點點頭,雖然她還是很害怕,但眼前已經別無選擇,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嚴雯沉吟道:“按照我朝慣例,上封查訪當天衙署要設宴接風洗塵,一般都是晚宴,這個躲不掉。晚宴之后我會用最快的速度去亂葬崗,不要驚動任何人,否則會什么痕跡都查不到。”

    “又要去挖墳?!”安明畫激動地站起來,卻被嚴雯一把捂住嘴巴按下:“別吵。”

    “對不起。”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安明畫急忙道歉。嚴雯迅速開窗看了一下周圍,還好院子里沒有人,對話沒被偷聽,復又將窗子關上:“又沒說帶你去,你害怕什么?你要留在這里,以防晚宴后有人來打探我的去處。如果有人來敲門,屋子里一個人都沒有的話立刻就會穿幫,萬一那些人狗急跳墻,咱們的處境就會很危險。若是跟良雄同去,那家伙一定會趕在你我到達之前就將證物毀掉。這院子周圍定有看守,白天行動的話目標太大,很容易會被覺察。”

    安明畫聽得有些暈,但還是聽話的答應下來:“我知道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

    不出嚴雯所料,當晚良雄便在縣衙的后院舉行了盛大的夜宴。

    酒宴間歌舞翩躚,流燈如畫,這些嚴雯早就看慣了,并不覺得有什么稀奇,她輕輕地搖晃著手里的酒壺:“良大人,早先我安排的事都辦妥了嗎?”

    “三小姐吩咐的屬下自然不敢怠慢。撫慰銀已全部發放完畢。那些纖戶家屬既得了補償,想必也沒什么好抱怨的了,”良雄連著喝了幾杯,臉色已經有幾分泛紅,說話都不大利索:“也罷,今日盡興,咱們不提公事。三小姐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一壺酒下肚竟還能和下官對答如流,下官佩服。”

    “良大人過譽了。嚴雯初來乍到,不熟悉這里的風俗地貌,今后恐怕還要多勞煩良大人了。”嚴雯臉色微紅,隱約帶了醉態,也不追問,又一杯酒倒了下去,引得眾人頻頻叫好。可坐在她手邊的安明畫卻看得一清二楚,那杯酒才喝下就被嚴雯用內力逼出了體外,她看似喝了許多,實則半點酒氣都沒沾。

    這般嫻熟的手法,也不知她用過多少次了。偏偏還裝出一副喝多了隨時都能倒下去的樣子。

    嚴雯依舊很入戲的清咳兩聲:“在下不勝酒力,恐怕要先去休息。良大人和諸位同僚請自便吧。明畫,扶我回去。”

    “是。”安明畫配合地接過她伸出來的手,將嚴雯整個人掛在身上,在一片“恭送三小姐”的聲音中把人帶回了后院。

    兩人回到房間才關上門,嚴雯就褪去了刻意偽裝的醉酒神色,眼神一片清明:“明畫,我走了。如果有人來找我,你要機變靈活,不可被他們發現破綻,更不可輕易相信這里的任何人。”

    “放心吧,你千萬要小心啊。”

    安明畫擔憂地目送嚴雯從后窗一躍而出,身影逐漸消失在星夜之中。她忽然覺得驀然的恐懼感襲上心頭,說不出的不安。或許是由于第一次和嚴雯分開行動吧……

    這樣想著,她隨手點亮了角落里的風燈,柔和的光線總算讓她暫時得到了一點安慰,卻仍無法驅散心頭不祥的陰霾。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91036409.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問案錄》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游客
發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會坑的,加油哦
 
游客
發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著哦
 
游客
發表于 08-02 23:04
你終于回來啦,很驚喜
 
游客
發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寫文嗎,資源豐富模式完整。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