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基情四射》章節列表 > 《基情四射》_ 【基情四射卷一:第十四章承父訓藍顏夜奔】

《基情四射》  【基情四射卷一:第十四章承父訓藍顏夜奔】

    話說李毅一家三口在紫源珠內待了外界的半小時,出來時李媽媽已經是筑基期的修士,在木道圣皇的圣魂指導下和一部圣級醫書的熏陶下,醫術飛長,炎黃二位帝醫都不敢說超越多少。

    太古諸神之戰后期,妖族混元金仙女媧道人,用混沌之水和九粒九天息壤混成團;借伏羲道人精血;按陸壓道君外形;由東木公吹氣,造人于不周山。得先天人族十位,用造人鞭得三百六十位。參與者跟腳都是非凡,皆與盤古氏有淵源。

    女媧氏,浮黎天王盤古氏右腦化形,人首蛇身;伏羲氏,浮黎原始天王盤古氏左腦化形,人首龍身;陸壓道君為帝俊第十子,喜歡以先天道體臨世。帝俊為盤古氏左眼孕育的二生靈之一赤玄金烏,得盤古皇氣成為太古天庭天帝,諸神之戰時身殞,后成為人族五帝中的帝嚳高辛氏,陽運告終存于它界。陸壓道君母親是盤古氏右眼所孕育的二生靈之一的羲和天后,諸神之戰身殞成為帝嚳妃子;東木公是東皇太一一縷元神合東華至真之氣與扶桑神木之命源而成型的。這東皇太一是盤古左眼中所孕育的另一個生靈赤陽金烏,得盤古皇氣成為太古天庭的東皇,諸神之戰時身殞,返本還原后,本尊為昊天玉皇大帝,執掌天道、帝尊亙古仙界。所以人族從靈魂體上來說是最為正統的盤古后裔,以生具來的先天道體,大道寵兒、萬物之靈。

    人元氏氏為十大先天人族之首,這十位先天后世稱之為十二人祖,分別是人元氏、華陰氏、伏元氏、載陰氏、拓元氏、涌元氏、啟陰氏、開元氏、承陰氏、聚陰氏。人元氏觀金烏啄扶桑,發明鉆木取火;觀天道創干支,造扶桑歷,以紀年;觀萬物定星宿,萬物命名;以風為姓,結繩記事,定早期人倫。所以又被稱為燧人氏,證道成為燧皇,是中三皇之首,居火云洞。證道前配華陰氏也就是華胥氏,孕育了諸神之戰時身殞轉世的伏羲氏。伏羲氏授人結網以漁獵、辮獸圈養馴家畜、以妹女媧結地婚、變革結繩造書契、置樂創曲造八卦、以龍紀官是為龍師。功勛卓著證道為后三皇之首,是為太昊伏羲氏、東方青帝也。其子少典氏生兩兒子,神農烈山氏開鼎煉藥救治天下,是為醫祖,得道登天是為地皇,居火云洞;公孫姬軒轅,得西王母之女、九天玄女之助,一統中原,是為五帝之首。其德土王,為地仙界中央黃帝,編內經是為醫宗。以人元氏被造為開始,到李毅出生,正好差一運便為一元會之數。

    正所謂:女媧造人功德全,五體三才合道源;諸神黃昏人出世,氣運昌盛無量玄。

    ……

    李媽媽窺視到的不過是書中的毫末,要是把整本書徹底吃透,花的時間和精力不知道得多少,救死扶傷這個偉大的初衷,將是她前進的無上動力,以醫入道,證道混元,她還沒想到。

    “媽,恭喜你!醫道大成!”李毅由衷的向他媽媽道賀。丹道和醫道不同而同。丹道直接服丹,比如斷手,直接用續骨丹就可以,而醫道多用醫術,再服用藥物,目的都是為了患者康復。很多時候醫丹不分家,而有的時候醫丹必分家。很多時候丹藥對凡人沒用,而很多時候醫術又對修真煉道之人無用。

    李氏夫婦現在都被陣法掩蓋了修煉后真正的面貌,呈現出來的臉孔都是修煉前的樣子。要是他們用真實樣貌見人的話,別人一定會認為他們是李毅的哥哥和姐姐,絕對不會認為那是他的爸媽,因為那是他們最帥最美時的樣子。可見修真煉道里,長生不老,容顏永鑄并非妄言。

    “兒子,媽為你驕傲!”李媽媽笑著撫摸著李毅的小臉,和藹的說道。

    “媽,有一件事本來不該由我來說,現在你的世界觀擴大了,知道命運與因果,所以這件事我告訴你比他們自己告訴你更合適,”李毅現在沒有半點坦之前的忐忑,不用擔心媽媽會因同樣的事情傷心,所以他才敢說出來,“媽,我哥和趙小叔是一對你知道嗎?”

    “啊!誰?”

    “你哥和誰?”

    李毅看著呆若木雞的爸媽大人,微微一笑,暗自道:老哥,這一關,弟弟給你過了,你該怎么報答我呢!

    “我哥李斌和趙家小叔趙霖是一對。”李毅說完了就閃人,沒有半點擔心的模樣。按他的話來說,修真路上寂寞多,不找點樂子可不成。再說現在的李氏夫妻抗打擊能力不是一般的強大,心胸不是一般的寬廣,這個事情對現在的他們來說只是無關痛癢。

    李毅還是低估了父母的愛子之心,所以在李毅上樓后,李首長就急沖沖地向李斌所在的軍區打電話,一邊撥號碼一邊直罵:“兔崽子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李媽媽一個頭兩個大,坐在沙發上只發愣,直到書房傳來陣陣罵聲她才回過神來。這一次她沒流眼淚,也沒傷心,只是覺得兒子們都長大了,能為他們遮風擋雨的地方不多了。大兒子也好,小兒子也罷,他們自己選擇的路,放手讓他們自己去走,人生的酸甜苦辣咸,讓他們自己去嘗。至于別人的閑話,她表示那只是無關緊要的事,好與不好不是由別人來定義的,嘴在別人身上,隨他去吧!人言可畏這個詞對現在的她沒什么約束力,人不能老是活在他人所定的道德標準上,問心無愧才是精彩的人生。只是一心想抱的寶貝孫子在哪呢?算了,還是研究醫術,說不定會有出其不意的成果。

    “兔崽子!立馬給我滾到Z市來。”李首長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就像發怒的老虎一樣對著電話一陣大吼。

    李斌這天忙完事情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回到房間里,趙霖已經靠躺在床上看書,他打理好個人衛生,就躺在趙霖身邊吃豆腐,二人正翻云覆雨斗志昂揚的時候,電話響了。他百般無奈之下接通電話,之后就被劈頭蓋臉一頓爆訓,他懵逼好久,直到那頭掛電話了,才知道事情大條了。揉了揉臉又奔赴戰場,繼續完成攻城掠地的大事業,這次他持續了好久,轉戰數場,直到趙霖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才作罷,起身洗漱一翻,穿好衣服,在睡著的人額頭上深深地親了一口才出門而去。他不知道的是他一出門床上的人就睜開了眼睛。

    趙霖迅速起床、洗漱、匆匆的跑了出去,在軍車馬上就要開動的那一刻,他趕上了,氣得大喊:“李斌,你他媽的混蛋,把車門打開。”

    李斌聽到喊聲,知道趙霖生氣了,心一陣陣的疼,呼吸都有點困難。他們的愛情,他們十年的愛情,現在就要結束了嗎?他不是要逃避,他不是要放棄,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回家坦白一卻。哪怕是被逐出家族,也得保護自己愛的人不受到來自家里的傷害。現在自己愛的人就在車外,他對自己失望了嗎?李斌覺得沒有任何時候比現在更受煎熬,他現在就像一個等待審判的囚犯。他手指顫抖著打開了車門,閉上了眼睛。

    趙霖原本非常生氣,當他坐好看到李斌眼角的淚滴時,想罵的話硬咽了回去,探過身子用舌頭舔凈了淚水,抱著李斌輕輕地地說道:“你他媽的,傻不傻!我都聽見了,你這樣回去你爸得抽死你,我和你一塊去,不能什么擔子都你一個人扛,你他媽的要是敢放棄,我就閹了你,從此翻身農奴把歌唱,操不死你丫的。”

    李斌笑了,笑容是那樣燦爛輝煌,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落。他掰過趙霖的腦袋,嘴對嘴一陣狂吻,窒息般的索取,緊緊地擁抱,仿佛要把這個深愛自己,自己也深愛的人揉進身體里。

    良久過后橄欖綠的軍車在高速路上馳騁,向北九省軍區總部打過電話告知去向后,車內的二人一只手緊緊地握在一起,一起奔赴那未知而又知道的戰場。夜色闌珊,月亮躲在云間,時不時灑下柔和的光輝。

    ……

    接完李斌電話的李靖揉了揉太陽穴,一個戰區的軍務實在繁忙,剛剛躺下李斌就打來電話,再這樣下去他都覺得自己會英年早逝。老爸說早點把婚結了,這也要有時間不是?天天視察、會議、訓練不斷,就是想睡個囫圇覺都是種奢想。軍區又不能存在家屬區,探親假每年加起來就那么半個月,把人娶回來又不能陪,實在不是男人的行為。辛辛苦苦處理完所有的事情已經是凌晨兩點多,好不容易可以躺下休息,偏偏作為自己下屬的堂弟打來電話,聽那聲音,看看那時間,八成是那事情兜底了。為了Xiong-Di的幸福,只有自己再辛苦一點,幫他把事情安排好。想想當兄長還真是不容易啊!他長嘆一聲把電話打給同為他下屬的張瀚宇上將:“瀚宇你現在在哪?”

    張瀚宇和李斌同在京都軍區,各自掌管一集團軍,但張瀚宇的軍銜比李斌高一階,是北九省京都軍區副總司令上將軍銜,而李斌只是集團軍司令員中將軍銜。李靖、張瀚宇、陸堯、王凱威四人作為四大超級軍政勢力新一代的領軍人物,年紀輕就是四大軍區上將軍銜的副總司令,其中因素很多,而李斌能成為中將,掌管一集團軍更多的是靠自身實力。他的戰斗值是所有兵哥中的魁首,所以他的影響下,B集團軍有了新鐵軍魂的稱號,成為對敵的一把利劍。

    “靖哥,我當然是在軍營的寢室啊!”張瀚宇睜著眼睛說瞎話。他當然不在軍營中,而是在京都郊外、靠近軍營的一座酒店里,他也是好不容易出來和心中時常惦記的人聚聚,還沒來得及吃飽咽足電話就來了,“出什么事了嗎?”

    “還說你在軍營呢!這不就不打自招,你那還能看的小臉左右一扇都不紅的嗎?”李靖玩笑一句過后一臉的嚴肅,心道一個個怎么都這么不著調,皺眉又道:“我不管你在干什么,就是在身心交融,都得立刻、馬上回去,李斌那小子剛剛給我打來電話,說他正趕去Z市,你們兩個總得有個人在那坐鎮。”

    “發生什么事?半夜三更的趕去?”張瀚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臉的不解。

    “還能有什么,應該是那事被發現了。”李靖斬釘截鐵的說道。

    “靖哥,你知道為什么小敏妹妹到現在還不嫁你不?因為你太不人道了!”張瀚宇咬著牙說道。為了一個Xiong-Di的幸福就犧牲另一個Xiong-Di的性福,能現在娶到這一輩中唯一的公主才怪!

    “操!你們敢不敢不把狗糧撒到千里之外來?不和你說了,趕緊去!”李靖憤憤地掛了電話。

    小敏全名劉敏,是八大開國元勛之一劉家的人,她爺爺是已經故去的八大開國元勛之一劉天祿,他爸是K省最高首長、國家內閣成員之一的劉新國。她的小爺爺是已經故去的國家內閣副閣首劉天福。中建部水利工程廳廳長劉中華的妹妹,劉浩哲的堂姐,天驕貴女一枚。八大家族第三代唯一的公主,今年只有二十六歲,在京都從事教育事業。

    “……”張瀚宇無語。這是欲求不滿嗎?被刺激到了?他搖頭哭笑,借著手機屏幕的微光,打開了房間的燈,一旁的人睡得正香,應該是累慘了。他輕輕地起床,草草地洗漱一翻,來到床邊,探過身子,薄唇輕啟,一臉的不舍,“小烏鳥我得走了,下次一定好好陪你!”

    被張瀚宇稱為小烏鳥的人,只是在空調被子里動了動,呢喃了一句又呼呼大睡。這只小烏鳥可不真的鳥,這個稱呼的由來得從他倆認識的時候說起。三年前張瀚宇二十四歲生日那天,一干好友齊聚京都京華煙云私人會所,喝嗨了的張瀚宇去洗手間放水,進門就看見一個穿的像只花孔雀青年。這青年人姓楊名炎,二十三歲,是華國四大財團環宇集團總裁楊開泰家的大兒子,在自家集團里擔任總經理的職務。張瀚宇看著楊炎穿著粉紅襯衫、乳白長褲、黑色皮鞋,正用修長的手指捧水撲臉,從鏡面里反射出英俊的臉龐、燦若星辰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彎彎的柳眉,濃黑的頭發,一看就是風流人物。他基本上都在軍營里,各種利益集會從參加,所以見到此景,張瀚宇眼前一亮,喉嚨發癢,直吞口水,他從來都不覺得一個男人能長得如此這般騷包,軍中都是鐵血漢子,本來想邁步進入,奈何八分醉意,腳下一滑就撲到正轉身過來的楊炎身上。

    嘴對嘴,身貼身。柔軟的嘴唇,火熱的身軀讓張瀚宇熱血沸騰。他不假思索地直接狂吻了下去。手不自主的在人家身上撫摸。楊炎之所以沒甩張瀚宇一個耳光,是因為他被人下了藥,正欲火焚身,意識模糊,被人一吻一摸也沉淪其中。洗手間隨時會有人來,幸好張瀚宇還有點理智,把楊炎從地上拽了起來,抱著,激吻著進了一間隔間,隨手把門關上……

    當他們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兩人都是衣衫不整,頭發凌亂,什么貴公子、富少爺的范都沒了。

    “宇少,要幫忙嗎?”過道上一位服務生看到張瀚宇攙扶這楊炎,一身狼狽,急忙上前來想要幫一把。這些公子哥的事他不明白,只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該記什么該忘。他納悶的是一個軍方超級極品貴公子,怎么會和一個財團少爺在洗手間打起來,也沒傳聞他們不合啊?

    “去開一間房。”張瀚宇皺眉說道。這服務生他知道,正是自己包廂里的,應該是那幾位叫來撈自己的。

    “您稍等!我這就安排。”服務員快速專業的向服務臺報備,一分鐘不到就搞定,“宇少請跟我來!轉個彎就到。”

    張瀚宇半抱半扶,把迷迷糊糊地楊炎弄進了房間,身上出了一身汗,醉意全消,剩下的只有強烈的欲望。

    “你去告訴靖少他們,就說我臨時有事,讓他們自便。”張瀚宇回頭又道,“這間房間不準任何人進來,要是放人進來了,我就砸了這間會所。”

    “是。我這就去!”服務員心驚膽戰的退出房間,關好房門,極速向天字號包廂跑去。來到包廂門口,喘勻了氣,才恢復正常的儀態,敲開了包廂的門。

    這間包廂里沒有想象中的嘈雜,只是放著各種表達生日祝福的歌曲,五六個人正玩著轉盤拼酒談笑,想象中的陪酒人是沒有的,他們這些人家教甚嚴,進入青春期時,對性的憧憬都被家長疲勞手段,弄得興趣缺缺。任誰一天觀看十幾甚至幾十張嗨片,還不給對象實驗,只能自力更生的人來說不反胃想吐就不錯了,哪里還有找人試試的心思。所以這些人只剩下了對愛情的憧憬,找那個對的人。堵不如疏,這就是張李陸三位老爺子對第三代在情欲上的鍛煉,第二代沒趕上,逃過一劫。李毅年紀沒到,七歲后又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所以也沒那體會。李靖、李斌、張瀚宇、張瀚宸、陸堯、周健、張東等人就苦逼了,別的公子哥花天酒地,他們在學習、訓練;別的公子哥飆車、走馬,他們依舊在學習、訓練;別的公子哥談情說愛,他們還是在學習、訓練。好像青春期就剩下學習、訓練兩件事。活脫脫幾個苦行僧。當別的公子哥飆車、走馬出事了,他們便知道老一輩的良苦用心了,當別的公子哥花天酒地出事了,他們就熨貼了,當別的公子哥談情說愛有結果,被家庭束縛了,他們就笑而不語了。

    服務員看著包廂里的幾個人一時不知道怎么開口,張東正好抬頭看見房門開了,他以為是張瀚宇回來了,一見不是,是被他們叫去照顧張瀚宇的服務員一個人回來,他有點懵,起身調小了設備音量,問道:“宇少呢?”

    “東少,宇少說他臨時有事,讓我告訴幾位少爺,請自便。”服務員小心的說道。

    “還有沒有別的話?實話實說!”陸堯聽著來了興致,他想知道這壽星弄得是哪一出。

    “沒別的話,只是……”服務員撓撓頭,不敢說實話,這房間里的哪一位他都得罪不起,可是兩個字一出口就知道事情大條了。一不小心工作就沒了,學費還沒著落呢!

    “只是什么?”幾個人都停下拼酒,齊刷刷地看著戰戰兢兢的服務員。

    “宇少帶著一個人開了一間房,說不準任何人去打擾,否則把這會所拆了。”服務員說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Xiong-Di們看來咱們的賭局贏了!走圍觀去,看看哪路神仙美女把他收了!”李靖聽完服務員的話直接慫恿這一群興致勃勃的人。一個人去總沒有風險均攤的好。

    他們有一個賭局,賭的是忍。誰要是首先找人解決生理問題,就得為沒找的人端茶遞水直到第二個人輸。所以他們才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在一定程度上持守住了純真。哪知道這一看便像是把情關打開了,而且還在異途一去不復返。

    一群要看想要看熱鬧的人,熱鬧自然是沒看到什么實質性的東西,因為張瀚宇把房門關的死死的。他此時全身好像要燃燒起來,洗手間短暫的交流怎么滿足剛開葷,精力充沛的青年。他快速撕開了身上的衣服,赤條條的把床上的人壓在身下,把花孔雀這個詞叫喚了一晚上。

    當日上三竿的二人才醒來,張瀚宇挨了一個響亮的耳光,也知道了打他的人姓甚名誰,所以小烏鳥這個稱呼就產生了。按張瀚宇的歪理是這樣的:穿得像只孔雀,鳥也。名字為炎,日也。日,金烏也。年紀比自己小,所以就叫小烏鳥。

    楊炎打不過,也氣不過,所以也給張瀚宇取了個外號‘賴皮狗’。表示自己失身當做被狗咬了一口。他那時怎么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腐海無涯終身陷’的道理。

    房門最終是張瀚宸給弄開的,他的理由非常充分,說是聽到里面有打斗聲,以為出現問題才破門而入。

    張瀚宇:“……”

    楊炎:“……”

    面對一群探究性的目光,他們二人只能無語。張瀚宇默默地記下了這次的失誤,立志得找回場子。眾人可不干,他們愉快地享受著賭局暫時性勝利的果實。

    ……

    言歸正傳,張瀚宸此時,站在李毅房間的陽臺上,看著床上睡得正香人,心中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窗戶被他用法術破壞,窗簾被他弄到了一邊,他在窗外站了足足有半小時,看著床上的人踢薄被子、流口水,張瀚宸嘴角上揚,輕手輕腳地來到床邊,脫了衣服,躺在李毅身邊。他輕輕地攬過李毅精壯的身軀,在他光滑的額頭上深深地一吻,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第二天佛曉,吳媽依舊在廚房里忙活,整備一大家子的早餐。她昨天吃過那么多充滿生氣的食物,身體得到大大的改善,頭上的銀絲從根部有變黑的趨勢,皮膚光滑白皙了許多,體力更是充沛。昨天赴宴的人都有類似的情況,心中的那點不甘,在身體機能好轉時都化為烏有,心中盼望著什么時候能再吃一頓。李首長就沒他們那樣好心情了,自從李首長給李斌打過電話,發了一通脾氣,煙便一根接一根的抽,一宿都沒合眼,哪怕是當年掌管一省事物都沒現在這么累,他現在深深地體會到了什么叫做‘兒女就是前世的沒還完的債,今生他們就是來要債的’意思。

    李媽媽想通之后,該干嘛還是干嘛,催促發愁的丈夫睡覺未果后,她便獨自而眠,只默默地給李首長記了一筆,睡眠中連夢都沒做一個。早上起來還精神奕奕地同吳媽去園子里摘菜。

    ……

    “你怎么在這?”李毅一夜好眠睡到自然醒。他的自然醒可沒什么具體時間,只是在所在地方太陽出水平線的時候就會睜開眼睛,不管外面天氣如何他都能感覺的到,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本領。他迷糊的時候感覺有人抱著,睜開眼睛就看到張瀚宸看著自己。至于張瀚宸怎么進來的,看著被破壞的窗戶和被拉開的窗簾就知道了。

    “想你了!就來了!”張瀚宸在李毅額頭吻了一口,“我過幾天就得回總部,想和你的多待些時間。”

    “那么快!”李毅詫異道。本以為他能待個十天半個月的,沒成想這么快就要回去。

    “你知道的,我來這里是要拍到那件東西,這是幾位老爺子下的死命令,拍到了就得回去報道,總部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所以得待上一天左右,過后我再回來陪你到上學。”張瀚宸一萬個不想離開,其實戀愛中的人都是這樣,巴不得分分鐘粘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說,什么都不干。

    正所謂:有情飲水飽,北風似春風;哪知酷暑熱,蜜里可調油。

    “那東西是今天拍賣嗎?”李毅前兩天知道張瀚宸來Z市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得到秦皇百寶攥花青銅匣,據說里面有秦皇陵墓的詳細地圖和阿房定秦轱轆劍。里面的東西對于武林門派來說非常重要,不管是劍,還是地圖,只要被誰得去都將改變勢力格局。對于這些東西李毅不怎么動心,秦皇劍再好也不可能是什么靈器,就算是把靈劍,能同他手上的眾多寶貝比嗎?墓中有再多的寶貝能同他比嗎?至于那什么以訛傳訛的長生不老藥,就不要提了。要是真的有,那秦皇又怎么會暴斃路途?就算真的有,能同自己的圣丹比嗎?能糾正一下國家史料倒是有可能。

    “嗯!據可靠消息拍賣會今天上午在芙蓉酒店里舉行。我們一起去好嗎?”張瀚宸抱著李毅緩緩地說道。

    “按我說啊!那東西對我們沒什么用,丹藥靈器、金銀珠寶之物我這里的多的是,爺爺他們修煉的資源從我這里拿是最好的。我爸說明天我們會回京都,到時候爺爺他們也能修煉了。”

    “我家小毅真棒!”張瀚宸笑著稱贊炫富的李毅,又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那東西對現在的我們是沒什么用,要是被心懷不軌的人得到,有不少人要遭殃。何況國外勢力也垂涎三尺呢!去吧!老在家待著也不好,就當陪我!”

    “好!”李毅笑著說道,“你眼睛紅紅的昨晚沒睡嗎?”

    “嗯!”張瀚宸把宴會過后的事一一講給李毅聽。李毅聽著張瀚宸如何如何嚇唬人,如何如何逼迫他們,心中的警鐘又被敲響了一下,父母二人的安全沒什么問題,現在剩下哥哥、爺爺和一干親戚,還有張瀚宸一家和他的親戚,以及眾多……

    “想什么呢?這么入神,看來我沒什么魅力了,一個大活人抱你半天,都不見你有什么表示,哼!”張瀚宸假裝生氣把頭撇向一邊。

    “噗……哈哈哈……”李毅被張瀚宸的舉動逗的捧腹大笑,耍寶的張瀚宸太有范了。

    “不安慰我就算了,還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張笑著把李毅壓在身下不停的撓癢癢,弄得李毅都快笑抽了才作罷。

    ……

    “小趙你有沒有聽見什么怪聲?是不是有誰在毅少爺的房間?”吳媽和趙朝陽院門向大門走來,她年紀雖大,卻是耳聰目明,加上昨天吃了那些靈物,身體機能比十八九歲時還好,做好早餐出來叫正在小院田里拔草的幾人吃飯,就聽到二樓打鬧的聲音。

    “阿姨,”趙朝陽不經摸了摸頭上的寸發,不知道怎么說,眼睛轉了轉說道:“昨晚宸少來了,他說沒地方睡,就在毅少這里借宿了,我看是宸少,時間又挺晚就沒有告知首長。”

    “……”張瀚宸沒地方睡?吳媽搖頭苦笑,現在的年輕人為了能在一起待著,什么接口都用的出來,“走吃早餐去,你去叫一下小宋。”

    “好嘞!”趙朝陽樂呵呵地跑去叫同伴。李首長身邊有四個特殊的保鏢,他們都是極其優秀的退役特種兵,年紀都在三十之內。他們各有職責,宋夢雷和吳凱從晚上十點到早晨六點一直呆在大院里,趙朝陽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跟從李首長,孫子涵跟著李媽媽上班,都是特別棒的兵哥哥。

    吳媽回到客廳,見李政旌夫婦已經開吃,沒看到樓上二人下來她不僅問道:“三夫人,毅少還沒下來嗎?”

    李媽媽看了一眼,對著吳媽一努嘴,表示這有一個生悶氣的人,等會兒再說。

    吳媽不知道情況,一臉不解。沒說什么直接去廚房拿餐具來。

    四個小兵看著客廳氣氛不對透,只好默默地開吃,動作中都有了一絲拘謹。

    “我說李大首長,氣該消了啊!”李媽媽喝下一杯豆漿又對幾個小兵哥道,“小宋你們幾個放開了吃,別被這個老倔頭影響,現在天氣熱,你們不要在烈日下站崗,家里沒什么值錢的,我和你們首長的安全不用你們保障了,我們有絕對的力量保護自己,只是你們吳阿姨你們得保護好了。小孫還是跟著我去鋪子幫忙,小趙你還跟著你們的首長去,小宋和小吳跟著吳大姐。”

    “是。”趙朝陽幾人吃著早餐反思,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好,李家從來都沒有把他們當外人看,之后得更加努力才能報答一二。

    李首長被李媽媽又念叨了幾句,氣悶悶地吃完一碗粥,就起身離開去公干。趙朝陽一手拿過一個肉包子,也急沖沖地跟了上去,他一邊走一邊吃,把桌上的幾人看得哈哈大笑。

    ……

    李毅和張瀚宸下樓的時候,客廳里只有吳媽在忙活,吳媽看著張瀚宸從樓上下來沒有意外,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不由的搖頭:現在的年青人真……

    “宸少、毅少爺怎么才下來,早餐我們都吃過了,夫人說讓你們多睡會,就沒去叫你,還剩下一籠包子和豆漿,你們趁熱吃。不夠我再弄點別的。”吳媽一邊打掃房間一邊說道。這幾天李毅都是在餐點過后才會下來吃,所以她特意留好了。

    “吳阿姨不用忙了,有這些就夠了。”張瀚宸客氣地應承,半點都沒覺得尷尬。

    李毅的俊臉倒是微紅了一下,也就是那么一下子,他怕張瀚宸找不到東西,吳媽又在打掃,停下來洗手什么的比較麻煩,所以他就得親自動手。有道是:夫夫搭配干活不累。張瀚宸也跟在李毅身后拿東西。累倒是不累,可架不住兩個十指不沾陽春水、人生處處是戰場的兩位少爺,人沒出來,早餐也沒出來,廚房里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吳媽以為發生了什么事,連忙扔下掃把,直接向廚房跑去,“怎么了,別被燙著。”

    “趕緊起開,吳阿姨來了。”李毅白了張瀚宸一眼,媽的這就是一野獸,哪都能發情。

    “你比早餐誘人多了。”張瀚宸親了李毅一口,在他耳邊輕輕地說道。

    “怎么這是?”吳媽看到了那個吻,只當沒看到,點破了太尷尬。

    “阿姨沒事,剛才小毅眼睛里進蚊子了,我給吹吹。”張瀚宸眼都眨的扯謊。

    吳媽:“……”宸少我只是年紀大了,不眼瞎。

    李毅:“……”臥槽!這德行還能治得好嗎?

    蚊子:“……”咱家正睡著,哪來的小妖精總挑事。

    吳凱跑進來什么熱鬧都沒看到,只見幾人端著早餐正向餐桌走去。他摸摸寸頭,一臉懵逼的又出去守院門。

    ……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欲知后事如何、且由下回分解!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91036409.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基情四射》》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