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棠花紀事章節列表 > 棠花紀事_卷(二) 羽兒回來

棠花紀事 卷(二) 羽兒回來

    回了亭子坐下后,心思還留在剛才那一幕,為什么我們會有如此相似的臉?為什么沐雪也會在這里?越往下想越震驚,這里到底有多少欺騙,還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難道已淪落為別人的棋子了嗎。而我現在又能做什么?

    遭遇的一幕幕又開始浮現在腦海里,像一個剛好的傷疤又被撕了開來。

    兩個丫頭拿了些酒水過來,看著我一言不發,有些詫異。

    我抬頭看了她們一眼,輕笑了一聲,她們暮然的臉一紅,我接過酒壺,一口灌下,我知道我又要醉了,但現在唯一能制止那些畫面不斷在我腦子里出現的方法只有醉。

    黑暗中,一股香味撲進鼻里,仿佛一張模糊的臉離我很近,過了許久,感覺到一只手在我的臉上撫摸著,好喜歡他身上的味道,我不禁又向他湊了湊,他微顫了下,而我自己也像著了火一般,任由他肆虐,而且還呻吟出聲……

    一片翠綠的草地上,周圍是密密的山林,還有一條小河,小小的孩童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六七歲的孩子,男子也很年輕,看不出年齡和有著與性別混淆的美貌。

    “爹爹,等一下我們去抓魚吧。”天真頑皮的聲音。

    “好啊,羽兒想做什么爹都會陪你。”男人寵溺的說道。

    “嘿嘿,爹爹真好!”孩童開心的說道,抱起男人的臉就吧噠了一大口。

    男人笑了,笑的很美,就像一個落入凡尖的仙子,連小小的孩童都看呆了。

    清可見底的小河上,一個男人站在水里,孩童坐在岸邊掐著幾朵小花兒,和煦的陽光灑在男人潔白的衣衫上,清柔的風兒撫摸著他的發他的臉。

    “爹爹,你過來。”

    “怎么了,羽兒。”男子走了過去。

    孩童把手上的花兒插在男子耳邊的束發中,“哇,爹爹好美!”孩童拍手說道。

    “淘氣羽兒。”

    男子突然一把抱起孩童,笑著在他嫩嫩的臉蛋上親了一下,孩童笑嘻嘻的說:“羽兒長大了也要像爹爹一樣。”

    “為什么呢?”

    “要跟爹爹長的一樣,羽兒最喜歡爹爹了,這輩子都要和爹爹在一起。”孩童天真的說道。

    “傻孩子,爹爹這輩子也會跟羽兒在一起。”男子摸著孩童的頭說道。

    “嘿嘿,爹爹不許騙羽兒喔。”

    “爹爹什么時候騙過羽兒呢。”

    “嘿嘿,最愛爹爹了。”孩童說完突然捧起一捧水灑到他爹爹的身上,然后就要逃跑,被他爹爹一把抓住,搔他的癢癢,“壞羽兒,敢騙爹爹,看爹爹怎么懲罰你”

    “爹爹,不要了,哈哈……羽兒錯了,哈哈,爹爹……”

    陽光下,一大一小,兩人歡快的笑著。

    為什么我會流淚,我緊緊的抱著身上的人,不要離開我。

    “不要離開我。”你答應過我的。

    “我不離開你。”

    安心的,帶著絲滿足睡著了,就像兒時躺在父親的懷里一樣,聞著那熟悉的味道,久久不愿醒來。

    清晨,一抹陽光射到臉上,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用手遮了下陽光,短暫的突然腦子一片空白,我坐起身,一眼掃到看到身上星星點點的印跡,衣服搭在床邊的椅子上,昨晚的記憶一下子涌上腦海,我小心翼翼用手往下面探去。

    頭頂一聲炸雷,難道這一切都不是夢?

    而且,怎么可能,那段記憶,那是凌羽的記憶,為什么我會看到,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凌羽跟衛青宇是什么關系?

    是Fu-Zi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凌羽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的意識里出現,那我是誰?

    現在的我好像真的記不清我是誰了,想起了凌羽的一些事,卻忘記了自己的一些事。

    我是不是就會這樣消失掉?

    一陣煩燥的起了身,穿上了衣服,我一定要離開這里,在這樣下去,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我會消失。昨天晚上的事再次涌上心頭,那種復雜的安心與滿足現在全部化為羞恥,壓的我喘不過氣。我清楚的意識到他們是Fu-Zi,這本不該也不能發生的事,如果我就一借尸還魂的,并不是他真正的兒子,那倒無所謂,但現在突然有了凌羽的記憶,我不敢在想下去。

    門突然“吱”的開了,一個人影躥了進來,反身關上了門,轉過頭來,司馬昊然?

    他一看到我,立馬上前來抱住我,“羽,你沒事吧?”

    “我沒事。”像抓到一根救命草,我抓緊他腰上的衣衫,聞到他身上讓我安逸的味道。

    他輕輕的放開了我,一臉懊悔的說道:“都怪我,如果不帶你去參加那個武林奪盟大會,就不會有事。”

    “沒事的,怎么能怪你,對了,你怎么來的這里?”對于他突然出現,我也很詫異,這種地方豈是隨便進得來的。

    “我……等我們回去了再告訴你。”司馬昊然停頓了下說道。

    我信他,所以不在問,或許暫時真的有難言之隱。

    “走吧,羽。”他拉起我的手。

    “這……大白天能走的出去?你一個人到可以,如果加上我,不會武功,被發現的機率太大。”

    “沒事,無論如何我都要帶你走。放心吧,這里的路線我已經很清楚了,避開哪些點的守衛,我也清楚”司馬昊然看著我說道,眼里一如既往的堅定、溫暖。

    “好吧。”

    “咚咚”,有人敲門,我心里一緊,再扭頭,司馬昊然已不見。

    門開了,云亦飛走了進來,他盯著我看了兩秒,口氣說不出是淡漠還是平靜,“宮主讓你沐浴更衣后去見他。”

    “喔。”我垂眼說道。

    “那我走了。”

    猛然抬眼,突然發現他那張依舊稚氣的臉上好像有一點受傷的表情。

    他應該是見過他們宮主的,那他也應該知道我跟他們宮主的關系,還有這張臉,那他開始對我的種種也是因為我這張酷似他們宮主的臉吧,或許他……

    不愿意在去想,看著他轉身離去,司馬昊然從屏風后面走了出來。

    他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們走吧”我抓住他的手,他微微一笑,拉著我就往外走。

    順利的穿過幾個別苑,司馬昊然帶我到了一個假山處,原來那里竟然有機關,他扭動了一下那個裝飾的小船,便出現了一個洞口,他拉著我往里走,里面很潮濕,兩邊不斷有滴水聲,黑漆漆的洞里潮氣彌漫中陰陰刺骨,我們只有不斷的往前奔跑。

    快到洞口的時候,突然聽到一些腳步聲,好像有很多人,我不禁有些恐慌的看著司馬昊然,他定定的看了我一眼,我們沒有停下來,越接近光明越清楚的腳步聲,我們只有一搏。

    到了洞口,我們才發現這里就是新月宮的出口處,有很多弟子在此守護。我們只有沖出去了,司馬昊然把我護在身后,對面的弟子一看到我們便沖了上來,司馬昊然拔出劍,劍風一掃,便有一排人應聲倒下。

    接著又有人上前,司馬昊然要護著我,又要與防著不斷的人來進攻,多半有點力不從心,眼見著有人向我劈來,他猛的轉身劃出一劍,對方的血澎濺出來,如果不致命他們是不會放棄攻擊的,所以只有不斷的殺戮,看到這么多人在我眼前死去,我反而更加平靜下來,人的生命有時候就是這樣脆弱,或許我已經很幸運了。

    終于,我們沖了出去,一路司馬昊然運用輕功帶我不斷向前進。走了好一段路的時候,疲憊的想停下來歇息會兒,司馬昊然把我扶到一顆樹下靠起來,此處已離了新月宮的范圍,我看了一眼司馬昊然,他的身上沾染了一片片的鮮血,像是感應到我的目光,他抬起頭看著我,一絲說不出的情緒在眼里一閃而過,我勉強沖他笑了一下,便落到他的懷里。

    司馬昊然在我耳邊輕輕的說:“羽,以后我在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也不會讓人把你搶走。”

    是嗎,我苦澀的笑了下:“不要擔心,我沒事。”

    我撫慰的用手圍上他的背,他突然身體一僵,拉起我便向林口跑,林子里飄出一股陰森的風,就像要吞噬生命一般肆虐穿梭在樹葉間,我也知道此處甚異,便也不問的跟著往前跑。

    “羽兒,你回來。”一個空蕩幽谷的聲音在林子里回蕩。

    我身子一震,是他,不自覺得身體放下了速度,司馬昊然扭過頭,“羽,你怎么了?”

    “沒事。”我清醒了一絲繼續加快速度跟著他。

    然而魔魘卻沖著我們的身體迅速馳來,瞬間感覺到仿佛踹不過氣來。

    “羽兒,你不該要逃走的。”

    “羽兒,快回到我的身邊來。”

    腦子里一片空白,讓人窒息的聲音環繞著整個腦子,不禁又想起昨天晚上的夢,應該說并不是夢……拼了命的跑,想甩開一切。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91036409.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棠花紀事》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匿名
發表于 10-25 15:20
加油!
 
匿名
發表于 10-22 15:29
還不錯吧
 
匿名
發表于 10-18 18:02
有沒有人看呢?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耽美原創小說總榜
最新耽美原創小說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