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随芳?#38470;?#21015;表 > 随芳_ 第四回 蛊

随芳  第四回 蛊

    白衣黑靴的男子走进幽深的巷子,道:?#30333;?#26202;是在这附近追丢的。”

    “那就没错了”

    李大娘家住在里面,夏随锦敲门:“有人在家吗?我来借口水喝。”

    没人应声

    夏随锦提脚踹门,“哐当”一声巨响,破开了一个大洞。他?#20102;跡?br />
    “这门……挺结实的。”

    芳公子用两个字评价:“野蛮。”

    然后看见夏随锦伸展四肢,先一条胳膊伸进大洞里,然后是?#28304;?#32937;膀,再一条腿,蜷缩着从大洞钻了进去。

    ?#21834;?br />
    夏随锦催促:“愣着干嘛?钻进来呀!”

    他以为是门洞太小,提脚要再踹几下,这时一道翩若惊鸿的白衣身影飞越过灰墙,轻逸翩跹地落在他的身侧。夏随锦赞道:

    “好轻功”

    院里静?#37027;?#30340;,屋门大敞,一股腐臭的气味散出来。夏随锦从腰间的小袋中掏出两枚莹白的药丸,一枚扔自己嘴里,另一?#31471;?#21040;芳公子的面前。

    芳公子迟疑了下,才捏起药丸,咽了下去。

    夏随锦笑:“放心,你是真侠士,我不会害你。”

    踏进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具苍蝇围着嗡嗡乱飞的肉尸。依然没有皮,看它通身发红,腐肉上爬满了白肉虫,脱落的头发旁有一支精美的玉簪子,夏随锦推测:

    “它是李大娘,?#23601;?#30340;娘。那?#23601;芬丫?#30127;了。”

    再往里走,推开一扇门,看到一个不着衣物的身体跑来跑去,手里拎着柔软的皮囊。那个身体前凸后翘,看上去发育得很好,可是皮肤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的烧痕,长发遮掩下的?#25345;?#33021;看到殷红的嘴唇。此时那张嘴正在吵闹着:

    “不好看不合身!娘的皮?#33162;恍校?#23427;们都好丑,我要漂亮的皮,苗哥哥呢?你去哪里了?……呜呜你不是说要送给我许多许多好看的‘衣服’么,你骗我。不过没关系,你教过我怎么剥皮的,等我熟练了,她们的皮都是我的……”

    她在衣柜里翻找,哭声戛然而止,然后开始“咯咯”地娇笑,拖出一件发绿的人皮,说:

    “嘻嘻这个好看,比我原来的模样只差了一点点。”

    ?#23601;?#23558;这件发绿的人皮穿到身上,换上一套绯红的衣裙,对着镜子开始描眉画眼。

    便在这时候,夏随锦推开虚掩的木门,笑嘻嘻地喊:

    ?#25226;就罚?#37027;件‘衣服’再好看?#33162;?#26159;你的,物归原主吧。”

    ?#23601;?#24212;声回头,画了一半的?#27604;?#33080;色像是祭奠用的纸扎丫鬟的脸,脸色像是刷白墙,颊上有两坨红。她看着夏随锦的脸,忽地展颜一笑:

    “你是昨晚吹笛子的哥哥,你要把你的皮送?#34915;穡俊?br />
    夏随锦道:“不给。”

    “没关系,我会自己剥呀!”

    ?#23601;?#25235;了一把白细的粉末忽地扑上来。那粉末散发出一股清甜的香气,夏随锦捡起一?#24605;?#27611;掸子,干脆利落地打折?#23601;?#30340;胳膊。

    粉末撒了一地,霎时间香气四溢。?#23601;?#25410;住口鼻,打开梳妆的抽屉,拿出一枚药丸要放进嘴里。

    夏随锦眼疾手快,“咔嚓”折断了她另一条手臂。

    ?#23601;?#27668;疯了,双臂耷拉着,像走尸一样面目狰狞地扑上来,但她吸进了香气,很快软软地倒下,用牙齿咬住夏随锦的鞋子,有气无力地恨道:

    “我没吃药,会药晕的。你这坏心眼的漂亮男人,想做什么?”

    “你夸我‘漂亮’也没用,我不会?#39068;?#36523;皮给你的。”夏随锦掏出一个小瓷瓶,坏心眼地说:“你的苗哥哥死了,我教你剥皮好不好?”

    用匕首在?#23601;?#30340;耳朵后轻轻一划,腐烂成青绿色的皮破了,露出不平整的烧伤皮肤。他拔开瓷瓶的塞子,用瓶口堵在?#23601;?#30340;耳朵洞。

    ?#23601;?#30475;到那瓷瓶?#20445;?#20415;惊恐地瞪圆?#25628;?#30555;,牙关打颤:“你、你为什么会?#23567;?#21834;啊——”

    下一刻像泼了?#20154;?#30340;蛇卷曲绞动。

    她大张着嘴巴,像是在竭力地嘶吼着什么,或许是求救。从耳朵开始,密密麻麻的虫子噬咬着皮与肉相连的部分,不大会儿耳朵附近的皮肤开始脱落,依稀可见里面粘腻撕扯的血肉。

    夏随锦蹲在一旁,?#30473;?#27611;掸子戳了戳那一小块儿蠕动着活物的皮肤,活物四散开来,慢慢在?#23601;?#30340;脸上爬开。

    ?#23601;?#21560;?#22235;?#29976;甜的香气,如今动弹不得,整个身躯扭成了一股绳,夏随锦?#20174;?#35201;把她掰开,让她尝尽剥皮的痛苦。

    他正玩儿得兴致盎然,一把出鞘的雪白冰清的剑影没进?#25628;就?#30340;胸膛。?#23601;?#25277;出了几下便彻底不动了,皮肤下的活物噬咬到了脖子,整张脸皮已然剥下来了。

    夏随锦扫兴一叹,回头抱怨:“你倒是心善,你迟早会吃亏的。”

    ?#23601;?#27515;了,不到一个?#32972;剑?#36523;上那张完整的皮全?#23458;?#33853;。夏随锦在她的脚心划开一道血口,淌着淋漓鲜血的黑虫从血口爬出来,遇见?#24052;?#25237;射进来的阳光,立即肚皮朝上,尽数化为了灰烬。

    夏随锦冲着芳公子说:“这皮一定早在人没死的时候剥,不然会发硬。你还算?#20197;说模?#21482;没了脸上的皮,要是全身的皮都没了,估计疼也要疼死了。”

    芳公?#29992;?#21549;声

    他又问:“这蛊虫不把皮啃光就不出来,我很好奇那晚你是怎么保住你身上的皮,能否解一下惑?”

    那顶斗笠扭向?#23601;?#30340;脚,黑纱下的视线像是在看脚心处的血口。

    夏随锦猜测:“我看你脖子上的皮切口整齐,是不是在蛊虫还没钻到脖子的时候,你将脖子一圈划开,有些蛊虫沿着划开的口子钻出来,其余的……你是一只一只捉出来的?”

    ?#27900;?#30340;声音从黑纱下传出来:?#21834;?#24046;不多罢。”

    ?#25628;?#19968;出,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由衷叹道:

    “唉,我这辈?#29992;?#26381;过谁,你算一个。”

    然后从随身小袋中掏出一枚竹管,倒出一条赤红的长虫,捏着就要扔进芳公子的脖子里。

    哪料芳公子跟见了追债鬼似的跳了老远,气急败坏地道:“你做什么?”

    夏随锦无辜:“我这是在帮你,人家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难道你吃了一回蛊虫的亏,开始怕虫子了?”

    芳公子甩开脖子不说话

    夏随锦摆出一副温柔的面孔,招手:“你过来。”

    芳公子不动

    “你要听话,回头我给奖励你一串糖葫芦行不?”

    芳公?#29992;?#26397;院里的一?#32654;?#33457;树,长身玉立,岿然不动。

    夏随锦怒:“敬酒不吃吃罚酒,小爷还治不?#22235;悖浚 ?br />
    随即张开双臂,像个见了美人儿的登徒子一样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

    芳公子显然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退无可退,一?#26412;?#34987;夏随锦得了逞,身体被两条手臂紧紧箍住,挣扎的时候后背撞上梨花树,簌簌梨花落下。

    一条赤红肉虫悄无声息地扔进了黑纱,所爬之处分泌出晶莹泛红的粘液。

    夏随锦将芳公子压在梨花树下,谄着一张笑脸道:“嘻嘻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22235;恪?#34429;然我是个瘸子,没姑娘看得上我,但我也是挑嘴的,丑的凶巴巴的不要,柔弱的娇气的?#33162;?#35201;,我看你娇气得很,我是看不上的。”

    芳公子大声反驳:“我才不娇气——”

    “那你不丑不凶巴巴,?#33162;?#26580;弱不娇气,要不要当我的娘子呀!”说着撅起嘴巴作势要亲亲,“你不要动呀!就一口,亲一口就放?#22235;恪!?br />
    芳公子柔弱地拒绝:“你滚开……”

    下一刻夏随锦放开双臂,后退两?#21073;?#25910;起谄笑的淫?#30333;?#33080;,一本正经地说:

    “好了,你可以摘下斗笠了。”

    “什、什么?”

    夏随锦掏出一枚小铜镜,指着他的斗笠,道:?#32610;?#19979;看看。”

    小铜镜摆在面前,芳公子愣了好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将手搭在斗笠上,嘴里?#20855;?#20102;一句什么“怪人”之类的。夏随锦没听清,催促:

    “快快!你的手很漂亮,我猜你的脸蛋儿也一定极美,真要被蛊虫毁了简直太?#19978;А!?br />
    话音未落,斗笠?#39068;?#19979;。小铜镜映出一张清逸出尘的面孔,长眉、薄唇,下巴尖削,美得疏离不可亵玩。

    夏随锦却惊掉了下巴,道:“你!——你不是那个拉我起来、送我钱袋的虞美人么!怎么成了芳公子?!”

    芳公子道:“在下名唤‘虞芳’。”

    ?#21834;?#22909;、好吧,虞芳。”

    夏随锦伸出手掌,指了指虞芳脖子上的赤色肉虫,道:“现在可以还我了吗?”

    虞芳伸手一摸,霎时脸色惨白,当看到捏在手里扭动的是一条蚯蚓状肉虫?#20445;?#36523;体虚弱地一晃,险些白眼一翻晕过去。

    夏随锦急忙道:“别晕啊!我可不想背你回去,你丢了吧,反正没用了。”

    虞芳立?#21767;?#37027;蛊虫扔得?#23545;?#20799;的,取了帕子擦了又擦。

    ?#30333;?#21862;走啦!?#19968;?#35201;去集市买马买干粮,你跟来?#32922;?#25105;明儿要?#19979;?#21602;!”

    虞芳脚下一顿,问:“你要去哪里?”

    “去慕容山庄,参加玉明尘的比武招?#20303;!?br />
    说罢,他看见虞芳笑了。

    这笑极轻极浅,身旁的梨花簌簌而下,映得虞芳清逸高洁的面孔明艳动人。可它来得快,去得也快,?#35748;?#38543;锦揉眼想看得更清楚?#20445;?#21738;儿还有半?#20013;?#24847;。

    ……莫不是我的错觉?

    二人同行去了集市,虞芳依然戴着斗笠。

    夏随锦买、虞芳?#32922;?#24453;回到客栈,天已黑了。

    夏随锦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问虞芳:“你怎?#20174;直?#22238;闷葫芦了?我明儿就要走了,你不说句道别的像是‘后会有期啦’、‘与你相?#24178;?#27426;,有缘再见啊’这样的好听话?”

    默不作声的虞芳抬起头,一双清透无垢的双目直直地望过来,道:“倘若有缘,会再见的。”

    夏随锦道:“如果没?#30340;兀俊?br />
    “那便不见了”

    “呵,原来是个冷血?#32823;?#30340;主儿!亏我这些天一直把床让给你睡,你却连个好听话儿都不肯说。”

    夏随锦委委屈屈地躺进被窝,第二天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颤巍巍地骑?#19979;?#23376;,由虞芳牵着走出城。

    “那个芳公子,你的珠子还在我这儿,物归原主。”

    虞芳戴上了银色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他猜该是?#26029;?#30340;,毕竟那珠子值不少钱。

    虞芳接了珠子,终于说了一句好听话儿:“小苏,你我会再见的。”

    ?#30414;?#26377;一桩小?#38706;?#20320;那腰间的袋子里装了什么?我拎着沉甸甸的,该不是几锭金元宝吧?我?#40763;?#33021;送我一锭不?”

    却见虞芳拧紧了眉头,冷冰冰地说:“这不是你?#38376;?#30340;东西。我送你到此,?#24867;?#20445;重。”

    然后径自离去了。

    于是他更好奇了,难受地想:该趁他昏迷时偷偷看一眼的。

    “梨花镇”外的梨花树下道“离别?#20445;?#22799;随锦朝虞芳的背影挥了挥手,才骑着骡子踏上了梨花飘飞的漫漫长路。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91036409.com

    如果您?#19981;?#26412;作?#32602;?#35831;记得点下方的?#24052;端?#19968;?#34180;保?#20197;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21834;保?#19979;一页?#21834;保?#30446;?#23478;場癏ome”或“End?#34180;?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随芳》最新评论  本?#25345;?#26174;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28304;?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