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保持登陸  作家   忘記密碼  注冊會員  注冊作家
耽美小說->隨芳章節列表 > 隨芳_ 第四回 蠱

隨芳  第四回 蠱

    白衣黑靴的男子走進幽深的巷子,道:“昨晚是在這附近追丟的。”

    “那就沒錯了”

    李大娘家住在里面,夏隨錦敲門:“有人在家嗎?我來借口水喝。”

    沒人應聲

    夏隨錦提腳踹門,“哐當”一聲巨響,破開了一個大洞。他沉思:

    “這門……挺結實的。”

    芳公子用兩個字評價:“野蠻。”

    然后看見夏隨錦伸展四肢,先一條胳膊伸進大洞里,然后是腦袋、肩膀,再一條腿,蜷縮著從大洞鉆了進去。

    “……”

    夏隨錦催促:“愣著干嘛?鉆進來呀!”

    他以為是門洞太小,提腳要再踹幾下,這時一道翩若驚鴻的白衣身影飛越過灰墻,輕逸翩躚地落在他的身側。夏隨錦贊道:

    “好輕功”

    院里靜悄悄的,屋門大敞,一股腐臭的氣味散出來。夏隨錦從腰間的小袋中掏出兩枚瑩白的藥丸,一枚扔自己嘴里,另一枚送到芳公子的面前。

    芳公子遲疑了下,才捏起藥丸,咽了下去。

    夏隨錦笑:“放心,你是真俠士,我不會害你。”

    踏進屋子,映入眼簾的是一具蒼蠅圍著嗡嗡亂飛的肉尸。依然沒有皮,看它通身發紅,腐肉上爬滿了白肉蟲,脫落的頭發旁有一支精美的玉簪子,夏隨錦推測:

    “它是李大娘,丫頭的娘。那丫頭已經瘋了。”

    再往里走,推開一扇門,看到一個不著衣物的身體跑來跑去,手里拎著柔軟的皮囊。那個身體前凸后翹,看上去發育得很好,可是皮膚上布滿了坑坑洼洼的燒痕,長發遮掩下的臉只能看到殷紅的嘴唇。此時那張嘴正在吵鬧著:

    “不好看不合身!娘的皮也不行,它們都好丑,我要漂亮的皮,苗哥哥呢?你去哪里了?……嗚嗚你不是說要送給我許多許多好看的‘衣服’么,你騙我。不過沒關系,你教過我怎么剝皮的,等我熟練了,她們的皮都是我的……”

    她在衣柜里翻找,哭聲戛然而止,然后開始“咯咯”地嬌笑,拖出一件發綠的人皮,說:

    “嘻嘻這個好看,比我原來的模樣只差了一點點。”

    丫頭將這件發綠的人皮穿到身上,換上一套緋紅的衣裙,對著鏡子開始描眉畫眼。

    便在這時候,夏隨錦推開虛掩的木門,笑嘻嘻地喊:

    “丫頭,那件‘衣服’再好看也不是你的,物歸原主吧。”

    丫頭應聲回頭,畫了一半的妝容臉色像是祭奠用的紙扎丫鬟的臉,臉色像是刷白墻,頰上有兩坨紅。她看著夏隨錦的臉,忽地展顏一笑:

    “你是昨晚吹笛子的哥哥,你要把你的皮送我嗎?”

    夏隨錦道:“不給。”

    “沒關系,我會自己剝呀!”

    丫頭抓了一把白細的粉末忽地撲上來。那粉末散發出一股清甜的香氣,夏隨錦撿起一桿雞毛撣子,干脆利落地打折丫頭的胳膊。

    粉末撒了一地,霎時間香氣四溢。丫頭捂住口鼻,打開梳妝的抽屜,拿出一枚藥丸要放進嘴里。

    夏隨錦眼疾手快,“咔嚓”折斷了她另一條手臂。

    丫頭氣瘋了,雙臂耷拉著,像走尸一樣面目猙獰地撲上來,但她吸進了香氣,很快軟軟地倒下,用牙齒咬住夏隨錦的鞋子,有氣無力地恨道:

    “我沒吃藥,會藥暈的。你這壞心眼的漂亮男人,想做什么?”

    “你夸我‘漂亮’也沒用,我不會把這身皮給你的。”夏隨錦掏出一個小瓷瓶,壞心眼地說:“你的苗哥哥死了,我教你剝皮好不好?”

    用匕首在丫頭的耳朵后輕輕一劃,腐爛成青綠色的皮破了,露出不平整的燒傷皮膚。他拔開瓷瓶的塞子,用瓶口堵在丫頭的耳朵洞。

    丫頭看到那瓷瓶時,便驚恐地瞪圓了眼睛,牙關打顫:“你、你為什么會有……啊啊——”

    下一刻像潑了熱水的蛇卷曲絞動。

    她大張著嘴巴,像是在竭力地嘶吼著什么,或許是求救。從耳朵開始,密密麻麻的蟲子噬咬著皮與肉相連的部分,不大會兒耳朵附近的皮膚開始脫落,依稀可見里面粘膩撕扯的血肉。

    夏隨錦蹲在一旁,拿雞毛撣子戳了戳那一小塊兒蠕動著活物的皮膚,活物四散開來,慢慢在丫頭的臉上爬開。

    丫頭吸了那甘甜的香氣,如今動彈不得,整個身軀扭成了一股繩,夏隨錦卻硬要把她掰開,讓她嘗盡剝皮的痛苦。

    他正玩兒得興致盎然,一把出鞘的雪白冰清的劍影沒進了丫頭的胸膛。丫頭抽出了幾下便徹底不動了,皮膚下的活物噬咬到了脖子,整張臉皮已然剝下來了。

    夏隨錦掃興一嘆,回頭抱怨:“你倒是心善,你遲早會吃虧的。”

    丫頭死了,不到一個時辰,身上那張完整的皮全部脫落。夏隨錦在她的腳心劃開一道血口,淌著淋漓鮮血的黑蟲從血口爬出來,遇見窗外投射進來的陽光,立即肚皮朝上,盡數化為了灰燼。

    夏隨錦沖著芳公子說:“這皮一定早在人沒死的時候剝,不然會發硬。你還算幸運的,只沒了臉上的皮,要是全身的皮都沒了,估計疼也要疼死了。”

    芳公子沒吭聲

    他又問:“這蠱蟲不把皮啃光就不出來,我很好奇那晚你是怎么保住你身上的皮,能否解一下惑?”

    那頂斗笠扭向丫頭的腳,黑紗下的視線像是在看腳心處的血口。

    夏隨錦猜測:“我看你脖子上的皮切口整齊,是不是在蠱蟲還沒鉆到脖子的時候,你將脖子一圈劃開,有些蠱蟲沿著劃開的口子鉆出來,其余的……你是一只一只捉出來的?”

    悶悶的聲音從黑紗下傳出來:“……差不多罷。”

    此言一出,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由衷嘆道:

    “唉,我這輩子沒服過誰,你算一個。”

    然后從隨身小袋中掏出一枚竹管,倒出一條赤紅的長蟲,捏著就要扔進芳公子的脖子里。

    哪料芳公子跟見了追債鬼似的跳了老遠,氣急敗壞地道:“你做什么?”

    夏隨錦無辜:“我這是在幫你,人家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難道你吃了一回蠱蟲的虧,開始怕蟲子了?”

    芳公子甩開脖子不說話

    夏隨錦擺出一副溫柔的面孔,招手:“你過來。”

    芳公子不動

    “你要聽話,回頭我給獎勵你一串糖葫蘆行不?”

    芳公子面朝院里的一棵梨花樹,長身玉立,巋然不動。

    夏隨錦怒:“敬酒不吃吃罰酒,小爺還治不了你?!”

    隨即張開雙臂,像個見了美人兒的登徒子一樣如狼似虎地撲了上去。

    芳公子顯然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退無可退,一時竟被夏隨錦得了逞,身體被兩條手臂緊緊箍住,掙扎的時候后背撞上梨花樹,簌簌梨花落下。

    一條赤紅肉蟲悄無聲息地扔進了黑紗,所爬之處分泌出晶瑩泛紅的粘液。

    夏隨錦將芳公子壓在梨花樹下,諂著一張笑臉道:“嘻嘻你怕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雖然我是個瘸子,沒姑娘看得上我,但我也是挑嘴的,丑的兇巴巴的不要,柔弱的嬌氣的也不要,我看你嬌氣得很,我是看不上的。”

    芳公子大聲反駁:“我才不嬌氣——”

    “那你不丑不兇巴巴,也不柔弱不嬌氣,要不要當我的娘子呀!”說著撅起嘴巴作勢要親親,“你不要動呀!就一口,親一口就放了你。”

    芳公子柔弱地拒絕:“你滾開……”

    下一刻夏隨錦放開雙臂,后退兩步,收起諂笑的淫邪嘴臉,一本正經地說:

    “好了,你可以摘下斗笠了。”

    “什、什么?”

    夏隨錦掏出一枚小銅鏡,指著他的斗笠,道:“摘下看看。”

    小銅鏡擺在面前,芳公子愣了好一會兒,才磨磨蹭蹭地將手搭在斗笠上,嘴里咕噥了一句什么“怪人”之類的。夏隨錦沒聽清,催促:

    “快快!你的手很漂亮,我猜你的臉蛋兒也一定極美,真要被蠱蟲毀了簡直太可惜。”

    話音未落,斗笠已摘下。小銅鏡映出一張清逸出塵的面孔,長眉、薄唇,下巴尖削,美得疏離不可褻玩。

    夏隨錦卻驚掉了下巴,道:“你!——你不是那個拉我起來、送我錢袋的虞美人么!怎么成了芳公子?!”

    芳公子道:“在下名喚‘虞芳’。”

    “……好、好吧,虞芳。”

    夏隨錦伸出手掌,指了指虞芳脖子上的赤色肉蟲,道:“現在可以還我了嗎?”

    虞芳伸手一摸,霎時臉色慘白,當看到捏在手里扭動的是一條蚯蚓狀肉蟲時,身體虛弱地一晃,險些白眼一翻暈過去。

    夏隨錦急忙道:“別暈啊!我可不想背你回去,你丟了吧,反正沒用了。”

    虞芳立即將那蠱蟲扔得遠遠兒的,取了帕子擦了又擦。

    “走啦走啦!我還要去集市買馬買干糧,你跟來付錢,我明兒要趕路呢!”

    虞芳腳下一頓,問:“你要去哪里?”

    “去慕容山莊,參加玉明塵的比武招親。”

    說罷,他看見虞芳笑了。

    這笑極輕極淺,身旁的梨花簌簌而下,映得虞芳清逸高潔的面孔明艷動人。可它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夏隨錦揉眼想看得更清楚時,哪兒還有半分笑意。

    ……莫不是我的錯覺?

    二人同行去了集市,虞芳依然戴著斗笠。

    夏隨錦買、虞芳付錢,待回到客棧,天已黑了。

    夏隨錦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問虞芳:“你怎么又變回悶葫蘆了?我明兒就要走了,你不說句道別的像是‘后會有期啦’、‘與你相談甚歡,有緣再見啊’這樣的好聽話?”

    默不作聲的虞芳抬起頭,一雙清透無垢的雙目直直地望過來,道:“倘若有緣,會再見的。”

    夏隨錦道:“如果沒緣呢?”

    “那便不見了”

    “呵,原來是個冷血無情的主兒!虧我這些天一直把床讓給你睡,你卻連個好聽話兒都不肯說。”

    夏隨錦委委屈屈地躺進被窩,第二天醒來,只覺得腰酸背痛,顫巍巍地騎上騾子,由虞芳牽著走出城。

    “那個芳公子,你的珠子還在我這兒,物歸原主。”

    虞芳戴上了銀色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他猜該是歡喜的,畢竟那珠子值不少錢。

    虞芳接了珠子,終于說了一句好聽話兒:“小蘇,你我會再見的。”

    “還有一樁小事兒,你那腰間的袋子里裝了什么?我拎著沉甸甸的,該不是幾錠金元寶吧?我缺錢,能送我一錠不?”

    卻見虞芳擰緊了眉頭,冷冰冰地說:“這不是你該碰的東西。我送你到此,你多保重。”

    然后徑自離去了。

    于是他更好奇了,難受地想:該趁他昏迷時偷偷看一眼的。

    “梨花鎮”外的梨花樹下道“離別”,夏隨錦朝虞芳的背影揮了揮手,才騎著騾子踏上了梨花飄飛的漫漫長路。

    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www.91036409.com

    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
看不完請按CTRL+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下次接著看    快捷鍵:上一頁“←”,下一頁“→”,目錄頁“Home”或“End”。
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 《隨芳》最新評論  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評論內容:請勿發表人身攻擊、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最大留言數500字,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

驗證碼: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